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Take My Hand /下——伉俪Bnior

今天也是吹爆九西太太的一天😭😭😭

♡九西也:

//《超时空同居》梗



//伉俪


后来,朴珍荣那个屡屡被退稿的作品,还是没能成功发表。

可是他又写了一个新的故事,把自己与林在范的事编写成了小说。这是一个带点科幻色彩,但是主打年代情怀和浪漫爱情的故事。很幸运,它被成功出版,光荣地成为朴珍荣的文坛处女作 同时也是成名作。

它刚刚面世就好评如潮,对于这个捉摸不定的市场,它的创意甚至猎奇 意外得惹人关注。

朴珍荣终于成为了畅销书作家。

再后来,这部作品流传度越来越广,读者群体越来越庞大,被改编成了影视作品,朴珍荣亲自担任编剧。

这已经是2019年末的事情了。

小有名气的朴珍荣也能被剧组的其他人称一声“老师”,这让他小有成就感,不过更多的还是不习惯。每当有人来问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创意想到了这个故事呢。朴珍荣都眨着眼睛 无比认真地回答说:这不是我想到的,这是我经历的。

然后他还会再幽默地补充道:梦见的。

然后大家都笑起来。朴珍荣也笑,只是笑得很疲惫。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相信这件事的发生,他们也并无兴趣去求证朴珍荣所言的真假。朴珍荣只是以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抖落一个美好的秘密。

没有人相信林在范来过,就连朴珍荣自己都开始质疑了。

乱糟糟的片场,朴珍荣怀里抱着厚厚的剧本,坐在远处看他们忙碌拍摄。然后他转过头对身边的助理说:

“你觉得 这个故事怎么结局会更让你感动?”

刚毕业来实习的小助理托着下巴,眨巴着眼睛,满脸向往地说:“当然是他们重遇啊,然后都想起来曾经在一起的日子,以后都不再分开了。”

朴珍荣笑起来,打趣说小姑娘想故事就是很浪漫啊。

“您不也是这么写的吗?他们在城市的街头意外又四目相对,这不就跟我说的一样嘛!”

朴珍荣只是笑,没有反驳她。而事实上,这两个结局差得远了,小助理不仅帮他们设计好了相遇,还完美规划了余生的每一分每一秒。而朴珍荣的故事就在相遇那一刻戛然而止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冲上去拥抱,还是纠缠着恋恋不舍的眼光,擦肩而过。

他想,小助理那种满怀少女浪漫情结的女孩子是不会接受擦肩而过这种结局的,生掰也得掰到一起去。小助理这种人很可爱,可是这个世界往往没有那么可爱。


小助理看了一会儿手机,拍拍朴珍荣的胳膊:“珍荣老师,下午是主创团队的新闻发布会。”

朴珍荣点头,小助理接着说道:“好像排面挺大的,人去得特别齐,从演员到制作班底,还有音乐制作的成员也都在。您是不是得换件正式的衣服?”

朴珍荣低头,里外翻了一下皮衣的边,顽皮地耸耸肩膀:“偏不。”




在发布会的后台,朴珍荣看到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男人。那个人倚靠着墙,好像在低头翻弄着手机。朴珍荣歪着头 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的背影,每一步都谨慎又坚定,朝他慢慢走去。

等他就要靠近的时候,那人忽然察觉了什么似的,出乎意料地转过头来。

他们两个就那样直白地看着对方,那个男人的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但还是不难看出他的不解和疑惑。他对朴珍荣很陌生。

可朴珍荣看见他眼睛的那一刻。

再熟悉不过了。


林在范。

时光好像对他仁慈得惹人嫉妒。如今的林在范依旧有俊朗的面容,挺拔的身材。用任何形容青春少年的词语来描述他现在都显得虚无单薄了,不惑之年的林在范,散发着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独特的魅力,却依旧能窥探到些许尚未被磨灭的少年痕迹。他穿着裁剪得体的定制西装,头发用发胶抹得一丝不苟,手里握着的手机 屏幕却花花绿绿的,像是在玩什么幼稚的手机游戏。

对视良久,林在范不禁笑了出声,调节气氛般冲他说了一声“嗨。”

朴珍荣颤抖着双唇,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半晌,他僵硬地咳嗽了两声,眼神四处乱飘,最后定在了林在范的西装纽扣上,自我安慰般咧开嘴角笑了笑,故作镇定地说:“您好,久仰。”

林在范是这部戏的音乐总监。

这件事朴珍荣其实很早以前就听说了,只是不敢多期待,生怕落一个的失望。



有时候说这个世界小吧,它又很大,无边无际的,让人看不到岸。朴珍荣用了那么久的时间,在这个城市的茫茫人海里寻找林在范,他尝试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那个名字,却每次都显示网络连接错误。好像每一股波涛汹涌的巨浪都在凶狠地把两人之间的纠葛斩断。朴珍荣自从林在范离开之后越来越健忘了,是有针对性的遗忘,只针对与林在范相关的那段记忆。他常常一觉醒来忘记那个人的名字,或者忘记他的模样。这时候朴珍荣都会咬着牙 挣扎地回忆很久很久,直到那个人的轮廓在脑海里重新慢慢清晰,他才会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他生怕自己会忘了,那这一切就翻了篇了,他不要忘,就算再也遇不到了,他也不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说这个世界浩瀚无垠,又似乎太夸张了些。寻一个人时而像大海捞针,时而又像碰巧捡起不远处的漂流瓶,这事儿得看运气。如果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存在的话,那就得把希望都寄托在它身上。如果不相信,那就只能四大皆空 顺其自然,把一切都认定为无数巧合。

朴珍荣不知道自己相不相信缘分。

他并没有坚定不移地立下flag务必寻到林在范,但也没有自暴自弃地抛却这桩旧事。

他曾如此在日记里写道:林在范,他能来最好,不来也祝他永远快乐。



林在范不认得他。

就是那种,彻彻底底地不认得,就连似曾相识的感觉都没有,就连一见如故的感觉都没有。

朴珍荣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最诚挚的友善,却没有那种再遇旧人的光芒。

朴珍荣没有过多内心煽情,只是作为一个后辈,恭恭敬敬地做了自我介绍。


他们就站在走廊的尽头,灯光昏暗,相谈甚欢。朴珍荣凭借着仅存的一点记忆,努力寻找林在范感兴趣的话题,每当林在范兴趣盎然地接起话茬,朴珍荣都心中暗喜地想比个耶。

他望着林在范侃侃而谈的样子,其实觉得,就当作这样萍水相逢也不错。



发布会的关注重点当然还是明星演员,其他主创团队就是来撑个场子。朴珍荣和林在范的座位挨得很近,在落座之前两个人还对视一眼 使了个眼色,就好像幼儿园时候出去郊游,幸运和关系最好的小朋友坐在了一起。朴珍荣坐下之后,就低下头想笑,觉得那个大叔啊,还真是可爱。

喜欢林在范,他真喜欢林在范。

无论是二十多岁阳光灿烂的男孩,还是现在事业有成的男人。无论他笑起来是少年的满面春光,还是多了些许岁月的疲倦沧桑。他都喜欢得不得了。

发布会的过程中,朴珍荣有意无意就偷偷地瞄林在范的方向,偶尔会好运和他对视上,然后两个人就会意地笑一笑。朴珍荣知道自己对于林在范来说的这种亲切感,只是源于几个小时前的提前攀谈熟络。他已经很满足了,毕竟现场几百人,拥挤在狭小的房间里,林在范看待自己 怎么说也比对待陌生人特殊得多。


结束以后大家一起去商业聚餐。

朴珍荣对林在范装作随口一问地样子:“你去吗?”

“去呗,都邀请了,不去多不好。”

“嗯,说得对。”

朴珍荣都想好了,他去自己就去。

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小助理八卦地看着朴珍荣:“珍荣老师,您跟林在范前辈以前就认识啊?”

“对......啊不不,就是刚才认识的。”

“不能吧?刚才你们两个啊,哎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小呢。不,还以为是地下恋情呢!我敢保证,您要是个女孩,就这年轻貌美,跟林在范前辈眉来眼去的,明天早上头条就是您的!”

“你小小年纪怎么脑袋里想那么多事儿啊?”朴珍荣摆着要说教一番的架势。

其实呢,他心里倒希望小助理说得是真的。



朴珍荣好像完全忽略了 现在的林在范已经是年长自己十几岁的年纪,而且正是事业的顶峰期,帅气多金还单身。要是自己跟林在范有什么暧昧关系,媒体就会四舍五入成自己被娱乐圈音乐巨星包养。

如果不是聚餐时听到大家的聊天,朴珍荣可能这辈子都没得知道:林在范是在25岁终于收到唱片公司的消息,录了他人生中第一首歌,从那以后慢慢崭露头角。到如今也二十年,他怎么着也算是不老男神常青树了。大家都笑着打趣他,而那个男人也只是风趣又不失风度地附和。

大家还借着酒劲起哄地唱了林在范的第一首歌,朴珍荣把手中的筷子无意地攥紧,皱着眉头努力在他们微醺的跑调里 聆听这首歌的旋律。渐渐变成了大合唱,朴珍荣听着听着,鼻尖猛地一酸。他终于听出来了,这首歌,他记得。他记得当时林在范就坐在自己旁边的躺椅上,抱着吉他,另外一手在纸上涂涂画画,时不时弹奏一段连贯的旋律,闭上眼再细细感受一番。朴珍荣就老嘘他,还开玩笑损他这首歌写得太口水之类的。林在范瞪他一眼:“等你听了成品,肯定会折服于我的才华!”

可惜的就是,朴珍荣没听过成品。他记得那首歌断断续续的旋律和歌词,不过依旧无法加入大家的合唱。

“珍荣就是年轻啊,这首歌是不是都没听过?”导演笑着说。

“听过。”

“当时这首歌发表的时候,你才四五岁吧。”林在范看着朴珍荣,在灯光的映照下,瞳仁中是温柔到暧昧的波纹。

当然,那是朴珍荣自作多情地解读。



那天晚上大家推杯换盏 觥筹交错,都喝了不少。在餐厅的楼下大家道了别,各自回家去。

临走前,朴珍荣拉住林在范的胳膊,林在范疑惑地回头看他。

“等我两分钟。”

朴珍荣快步跑进旁边的一家便利店,林在范抱着胳膊观察那个匆匆忙忙的背影。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朴珍荣,就觉得这个男孩怪怪的。他很乖巧,却又示好得过分殷勤。林在范没少遇见这种人,不知道是看上了自己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忙不迭地一个劲讨好自己。毕竟他见过那么多的人,那点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朴珍荣的种种行为,完全可以断定他对自己有意思。只是林在范不明白,他为什么望着自己的时候,眼神中并没有刻意做作的撩逗。而是那样真诚,还带着一股不明意味的悲伤。

几分钟后朴珍荣走来,递给林在范一瓶粉红色包装的儿童饮料。

林在范哭笑不得:“这什么意思?”

“见面礼。”

朴珍荣说完,笑了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黑色皮衣的金属质感让林在范一阵恍惚。

目送着朴珍荣走远,又低下头看看手里那瓶包装上画满卡通人物的饮料。


朴珍荣...

朴珍荣...

林在范愣在原地苦苦思索着。

自己好像和他有些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记忆里却始终无法检索到他的姓名。


“林在范老师!”朴珍荣忽然站在远处街角的路灯下,转过身,用力地大喊。

“我不打扰您工作!但是等到您哪天想起来我了.......”朴珍荣的声音那么洪亮,气沉丹田的,响彻这个夜晚的窄巷。同时它却又如此单薄颤抖,经不起一点质疑,轻易就化为满地碎片。

“等到您哪天想起我了...”他喃喃自语地重复,再也说不出口后半句。

等到您哪天想起我了,还去那间小房子里找我,好吗?

最后,他用力地挥了挥手。


//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朴珍荣难得能睡一个懒觉。感谢遮光效果极好的窗帘,就算日上三竿房间里也昏暗得很助眠。他把头蒙在被子里,丝毫不关心现在的时间。


隐约听到敲门声,朴珍荣把被子掀开,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有声音,他又把被子蒙上,结果门又响了。

“谁呀?”朴珍荣连滚带爬地从床上挣扎起来,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地扑到门口。

“为什么这么早你要来送快递啊?”朴珍荣一边抱怨一边把门打开。

林在范端端正正地站在门口,朴珍荣踉跄了一下,差点把林在范给推走。

“您怎...怎么...来了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呵呵呵呵。”朴珍荣尴尬地干笑着,赶紧拉着林在范让他进来。

朴珍荣一边手忙脚乱地刷着牙满嘴泡沫,一边口齿不清地在林在范旁边唠叨个没完。

“我家里乱您别介意啊,我马上就好!没想到会有人来找我的,就起得稍微晚了点...哎呀您喝点什么吗?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林在范看着朴珍荣说单口相声似的讲了那么一长串,觉得有点好笑。

“冰箱里有饮料吗?”林在范自然地拉开朴珍荣的冰箱,却只看到里面摆了满满一排啤酒。他皱皱眉头,朝在卫生间的朴珍荣大声说道,“你为什么还是只囤酒不备点饮料啊?”

“...什么?”朴珍荣听不清他说话,快步赶过来。

“没什么。”林在范关上冰箱的门,“你收拾好了吗?”

“马上......不过您今天来找我是干嘛啊?”


林在范突然抓住朴珍荣的手腕,望着他的双眼,轻声说:“我来看你啊。”然后他张开手臂,把朴珍荣拥入怀里,他轻柔地搂住他,然后再慢慢收紧手臂的力度。

贴在朴珍荣的耳边轻声说:“我如果敢对你不好,你就揍我吧。”

朴珍荣就在那时忽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

并不是二十年前的人都那么好。

是林在范好。

不管放在哪个年代,他都好。





END.

评论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