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谦斑 三杯自由古巴

吹爆太太!不幸和选择自由的过程中还能选择彼此就是最大的幸运和奇迹 soulmate一样契合的两人无论何时何地终什么情况能在一起一直是最戳我的设定了...感谢三杯酒所敬让他们在一起 愿相爱的人永远默契无间 眼神永远明亮湿润(感觉跟一拜天地一样x全程姨母猪叫 甜齁了呜呜呜)所以临行前要不要再去厕所隔间来一发x

金有谦你把斑斑给我放下:



一杯·敬猜不透的生活




“又见面了。”


金有谦一进这家小酒馆就看见了独自坐着的bambam,于是他愉悦地走上前去。


“真巧!金有谦,”bambam抬着一双醉意不太明显的漂亮眼睛,故作惊讶地说,“竟然在这里碰见你了!要知道我们的床位可是隔了有半米的距离!更巧的是这家酒馆就在我们住的地方下面!这个世界真是神奇,我们不立马滚进厕所隔间来一发都对不起这巧合!”


金有谦将这段话当作“一起喝一杯”的邀请,于是欣然落座。




他们刚认识了3个小时不到。


3个小时前他们一前一后风尘仆仆地拖着行李箱赶到哈瓦那何塞马蒂国际机场,结果被告知回国的机票超卖了,只有两个座位,但有四位乘客,其中两位是一对年迈的夫妻。


你知道的,这种情况基本上就等于“对不起您已错过了本趟航班”。


于是他们只好挂着体贴的微笑走出航站楼,面对着一排保养得当的老爷车出租一脸茫然。




“快告诉我,你其实是一个完全不缺钱的富二代,对于出来玩这件事完全不需要考虑预算。而且你为人乐善好施,最大的爱好就是接济遭遇短期经济危机的朋友,哪怕你们才认识了——呃,五分钟。”bambam盘算了一下自己银行卡的余额,立刻向旁边素未谋面的同伴表达不切实际的期望。


金有谦弯起嘴角,眼睛里盛着一抹复杂的微笑,他开口,“我知道一间经济实惠的民宿。”


bambam的期望破灭了,他软塌塌地缩在车座上,喃喃说着,“啊,至少有个帅气甜心跟我一起。”




最后他们来到哈瓦那老城区的一家民宿,价格便宜,设施干净整洁,地理位置也不错,bambam觉得这在他期望的水准之上,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神采,他扔下行李整个人扑到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脸闷在被子里含糊地说着让人听不清的话。


金有谦去简单地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bambam正在门边穿鞋,他看到金有谦后先是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一圈,然后啧啧称叹了两句。


“嘿帅哥,要下去喝一杯吗?”他朝他俏皮地眨眨眼。


金有谦摇摇头,朝他晃了晃手机,说还有点事要做。


bambam耸耸肩,随意在黑色背心外套了件衬衫就出了门。


没多久就在酒馆再次遇到了金有谦。




“你事情解决了?”bambam嘬了一口酒,捏着吸管搅动着自由古巴里的青柠与冰块。


自由古巴,在冰块里倒上产自古巴的朗姆酒,再用可乐铺满,放上几个青柠,口感清爽柔和。更重要的是价格便宜,喝起来毫不心疼。


“还没,有点麻烦。”金有谦如实回答。


bambam看着他,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嘴唇,黏糊糊地开口,“怎么?你是偷渡过来的?”


金有谦笑了一声,说,“对呀,我行李箱里还藏了好几根雪茄打算带回去卖掉赚点钱呐!”


他们的视线在酒馆昏黄的灯光下对接,两人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眼神,一拍即合,开始叽叽咕咕地聊起了天。




“我其实是跟我老板通了电话,”金有谦说,“我本来只请到十天假,现在没办法按时回去,老板很光火,回去要解雇我,说我这个人不靠谱,去他妈的,我可是牺牲了自己把位子让给那对老夫妻了。哈哈哈。”


bambam凑近了他一点,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了,亲爱的,你还有个工作呢。”


“是曾经有,”金有谦纠正他,身子也向bambam歪了一点,“你还没毕业?”


“毕业了,”bambam又往金有谦那倾斜了一些,神神秘秘地开口,“猜猜看,小甜心,我是做什么的。”


金有谦也一脸兴奋地凑过去,像是在交换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我看到你放在床头的拍摄脚本啦,你是一个导演。”


bambam哈哈笑了两声,说,“胡扯,哪有导演一个人出来拍东西的。”


金有谦摇摇头,像个被妈妈拒绝买糖吃的固执小男孩,“不,就是导演,我知道有那种,纪录片之类的。”




两人越凑越近,说话时相互交换着带有淡淡酒气的鼻息。


他们开始没头没尾地聊起来。


“我的毕业设计被人偷了。”


“我准备出国读书时签证没办下来。”


“我把我拍的片子寄给公司看,结果错过了他们发来的面试通知。”


“我的老板是个吝啬的秃头。”


“我的研究生导师总想对我动手动脚。”


“……”


“……”




他们沉默了一会,又凑在一起继续叽叽咕咕。


“我们错过了航班。”


“因为航空公司超卖机票。”


“我们两个倒霉蛋。”


“好在我们都善良热心。”


“幽默风趣。”


“英俊可爱。”


“……”


“……”




他们额头相抵,嘻嘻哈哈地笑着。


自由古巴里那少得可怜的朗姆酒好像麻痹了他们对于生活中各种不幸运的感触神经。


于是他们突然直起身子,端起面前的酒杯,眼神湿漉漉、亮晶晶地看着对方。


“来,敬这猜不透的操蛋生活。”




两杯·敬卷雪茄的卡米拉女士




卡米拉住在他们住所的隔壁,是一个典型的古巴女人。她身材宽大,尤其喜欢亮色,总是坐在门前卷着一支雪茄。


bambam很喜欢她,前一晚就与她交上了朋友。


“早上好!”


“你今天真美,卡米拉女士。”


卡米拉今天穿着一条彩虹横条长裙,头上绑着鲜黄色的头巾,她卷着手里的雪茄抬起头,看到挂着相机的bambam和金有谦。


“要出去玩吗?”卡米拉指了指相机。


“对,出去走走,”bambam弯着眼睛,“带上我的小助理去拍点东西。”


一下子从“小甜心”变成了“小助理”的金有谦在他身后办了个鬼脸,逗得卡米拉一阵大笑。


“去吧去吧,”她继续卷着雪茄,“记得有时间来帮我拍一张,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个美人!”


bambam朝她眨眼,“你现在也是美人,大美人。”




两人在哈瓦那老城闲逛。


这些地方他们都来过,金有谦没那么爱拍照,所以他大部分时间跟着bambam,一边感受古城,一边看着bambam选取不同角度拍着不同的照片。


bambam很爱抓拍人像。背着书包三三两两玩耍的小孩,穿着陈旧的背心却叼着一根正宗雪茄的男人,开着古董老爷车的出租司机,在街上就跳起salsa舞的男孩女孩……


金有谦也入镜了很多次。蹲在路边发呆的时候,激动地指着保养得非常好的老爷车的时候,帮酒馆老板抬酒的时候,或者干脆就是回头确认bambam还在不在身后的时候……


一开始金有谦发现bambam在拍他,还会追着他让他删掉,bambam就一边躲一边大喊,“别害羞啊小甜心!”


后来金有谦追不动了,两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喝水。


金有谦问,“你不是要拍视频,为什么一直在拍照,我看到你也没有带摄像机什么的。”


bambam在埋头一张张检查相机的照片,“谁说一定要摄像机了,别拘泥形式嘛,只要内容足够丰富,用手机拍也没差的。”


金有谦耸耸肩。


“而且这里也没有方便的无线网络,手机用来拍照和摄像再好不过啦,”bambam补充,然后他举起相机给金有谦展示一张照片,“嘿!看这张,你笑得好傻!”


“给我立刻删掉!bambam同志!”金有谦入乡随俗的采用“同志”的称呼,企图表达出自己的愤怒,可惜上翘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


“不会删的!哈哈哈!我要把它剪进视频里!”


两人又笑着跑开了。




还没到晚餐时间他们就回到了住处,卡米拉依旧坐在门口,哼着歌卷着雪茄。


她的头巾和裙子衬着她棕黄色的皮肤,她看到两人汗津津地回来,展开一个明亮的微笑。


“拍得顺利吗?”


“不,”bambam做出可怜的表情,“我的存储卡不够了,没办法再拍了。”


“喔,可怜的孩子,”卡米拉伸手摸了摸bambam柔软的头发,“没关系,有些东西通过眼睛记在心里会更好。”




卡米拉邀请金有谦和bambam去她家吃晚餐。


晚餐很热闹,卡米拉有很多亲戚姐妹,大家吃着饭喝着酒,很快有人打开音乐,晚餐直接变成了派对。卡米拉的丈夫自己调了自由古巴分给大家,于是大家端着酒杯跟着音乐晃动起来。


salsa舞的音乐响起时大家默契地找好舞伴,大笑着跳起来。


金有谦一直都喜欢跳舞,在前几天的旅行中他看了好几场salsa舞演出,已经掌握了要领,于是他兴奋地加入进去,与卡米拉组成舞伴。


卡米拉的彩虹色长裙动人地旋转着,她身躯不纤细但跳起来的时候每个人都为她的舞姿所倾倒,bambam一边跟着节奏晃动着一边举着手机录像。


他看着卡米拉,又被金有谦的姿态吸引。金有谦的视线时不时地撞进镜头里,好像在透过镜头朝他微笑,bambam的心跳声随着音乐的鼓点跳得越来越快。




“她真美。”一曲结束后bambam对坐回他身边的金有谦说,“我是说卡米拉女士,她真的很美。”


金有谦点点头,说,“没错啊,她真的很动人。”


“我一直觉得,美是丰富的,”bambam说,“它无关胖瘦高矮,无关肤色人种,它不是外在可视的形状,它应该是一个个体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卡米拉女士就很美,她身材走样,肤色也因长期抽雪茄而呈棕黑色,她也没有工作,甚至也没读过什么书,但她还是很美。你看她的长裙,她的发巾,她跳舞时自信的神态,大笑的样子。这是健康的美,是值得用镜头记录下来,更值得用眼睛和心记录下来的美。”




金有谦一直看着bambam的侧脸听他说着“美是什么”,他眼角有光,嘴唇动人地一张一合。他没有端酒杯的手撑在身侧,肩膀耸起,露出漂亮的锁骨来。他全身松弛着,黄色的灯光铺在他身上,金有谦觉得有什么东西踢翻了他胸口的一瓶酒,于是他脱口而出,“你也很美。”


bambam转头,与他视线交会,他眼里盛着熠熠亮光,俏皮地眨动双眼,在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之后又突然换上另一幅语气。


“胡扯!”他喝了一大口自由古巴,“我这是英俊。”


金有谦笑了两声,“我知道,你英俊帅气,”他停顿一会,又开口,“也很美。”




bambam跟着音乐前后摇晃着身体,他的脸微微上仰,眯着眼与金有谦对视。


然后他突然坐直了身子,朝着金有谦举起酒杯。


“来,敬卡米拉女士!”


他们碰杯喝酒,盯着彼此湿润的嘴唇看了一会,接着他们突然交换了一个不深不浅的亲吻。


“敬世间所有的美。”




三杯·敬自由古巴




航空公司在第二天一大早打来电话,先是陈述了五分钟的歉意,直到bambam威胁他们再不说正事就要去炸毁他们总部才小心翼翼地切进正题。


“所以他们的意思是,因为飓风季要来了,所以我们这两周甚至一个月都别想回国了?”


金有谦试着概括了一下航空公司的意思,bambam沉默地点头。


“说真的,我已经不惊讶了,”bambam平静地开口,“我们两个大概已经习惯倒霉的事了。”


“大概我所有的运气都用来遇到你了。”


金有谦居然把这样肉麻的话说得充满逻辑与说服力,以至于bambam立刻拽着他的后颈将他拉下来重重吻了一口。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金有谦苦恼地看着令人心碎的银行卡余额,航空公司的补偿并不足以支持他们在古巴境内呆这么久。


“看看能不能先到别的地方转机。”


两人在一筹莫展地看机票时,门口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卡米拉帮他们准备了早餐,她今天穿了一身焦糖色长裙,配着黄色格纹头巾,衬得她的微笑非常有活力。




“怎么了,我的两个孩子?”她放下餐盘。


金有谦向她解释原因,卡米拉立刻表示如果困难可以住到她家去。


“我的两个儿子都搬去迈阿密了,他们的房间还空着,你们可以住进来。”


“可是……”


“嘿,钱的问题也不用担心,最多只是一个月而已,”卡米拉拉着他们的手,“再说了,你们可以帮我一起卷雪茄卖钱。”


bambam被她逗笑了,说,“那卷好的雪茄可以给我带两支回国吗?我们可是你的小工。”


“当然!”卡米粒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又接着开口,“古巴的飓风季有时候的确会有些严重,尤其是像西恩富戈斯这样的沿海城市,去年他们有个小镇受灾严重,现在还在慢慢重建呐。”


金有谦惊讶地望着她。


“别担心,”卡米拉安慰他们,“哈瓦那好得多,我们应对飓风也很有经验。”




卡米拉走后金有谦和bambam相互交换了几个的眼神,之后他们开始查起了从哈瓦那到西恩富戈斯的大巴。


当卡米拉和他丈夫得知他们打算去西恩富戈斯时都大惊失色。


“你们过去会正好赶上飓风,那很麻烦!”她的丈夫手舞足蹈地说着。


“没关系,”金有谦回答,“那是个不错的地方,我一直都没机会去看看。”


“我们可以帮忙应对飓风灾害之类的。”bambam补充。


“那很危险!”卡米拉停下卷雪茄的动作,“你们没有经验,到了那里可能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不会的,我大学的时候参加过三次国际志愿者活动,”金有谦说,“我去的地方也有受飓风影响的,比较有经验。”


bambam点头,“我们会照顾好彼此的。”




出发前一天他们拜托卡米拉的丈夫联系到了西恩富戈斯当地的救援志愿者组织,对方高兴地表示非常感谢他们愿意参加。卡米拉给他们打包好了生活必需品,也没有忘记塞给他们几支自己卷的雪茄。


当天下午bambam把他的相机卖给了一个当地人,留下了几张塞满了照片的存储卡。


然后金有谦和bambam一起钻进了小酒馆,照例要了自由古巴。




“把相机卖了心不心疼?”金有谦笑眯眯地看着他。


“心疼啊,心疼得要命,”bambam捂着胸口做出一副立马就要哭出来的表情,“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我要拿钱养我的小甜心。”


金有谦敲了下他的脑袋,“去你的,你只是嫌它太重而已。”


“才不是,”bambam朝他吐吐舌头,“那你呢?你这次是货真价实的要丢工作了,难过吗?”


金有谦盯着自由古巴里的青柠看了一会,说,“也没那么难过,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未来变得不可期,有点不习惯。”


bambam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手轻轻放上他的后颈,“嘿,做一份工作做到老,这种可期的未来也不怎么样。”


金有谦笑笑,眼底盛着明亮的星光,“当然,我的老板还是个吝啬鬼。”


“而你现在有了我。”


“你也有我,”金有谦接着说,“我们还有一段令人期待又紧张的旅程。”


“我们刚在一起就经历了经济危机,”bambam毫不留情地指出,“还有飓风的威胁。”


“所以如果我们不在一起那这辈子就只能和各自的左手过啦!”


bambam效仿金有谦的动作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嘿!恭喜你重新拥有掌握自己人生选择的权利。”


“祝你摆脱了相机的束缚!”


“我说了我才不是嫌它重!”


“我知道,我是指你摆脱了那些拍摄形式,我看到你把那个拍摄脚本扔了。”金有谦把酒杯举到半空中,“祝我们都摆脱了自己给自己的限制。”


bambam将酒杯与金有谦的碰在一起,一些酒液溅在他们的指间。




因为摄像是自由的,选择工作是自由的,美是自由的。


生活会有很多不幸的事情,但幸运也不仅仅存在于漂亮的作品、光明的工作、毫无缺点的样貌,幸运来自当你发现你现在所拥有的,是你选择与接受的,因此你是自由的。




他们眼神明亮湿润地望着对方,突然开始期待起明天的行程来。


“敬自由古巴。”


“我也爱你。”




- 完 -




*越改越觉得写得乱七八糟,果然还是要多写多练习 TT


*写的两篇异国邂逅都是西语背景的,大概我对西语爱太深了吧!不过这次的古巴不是南美国家啦(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它其实是北美洲加勒比海北部的一个挺封闭的socialist(我怕屏蔽)国家,但它总给我一种自由、明亮、复古又热情的感觉,所以非常想亲眼去看一看。


*自由古巴真的很好喝!


*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去一次哈瓦那才行。

九月 /叁——谦斑YugBam

被甜到在床上打滚!斑你就是偶像剧看多才这么傻的啊啊啊快暗示回去啊!!!

♡九西也:

▽谦斑



高中 暗恋


/

金有谦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

无论是谁,亲疏远近,他都能跟那个人相处得非常愉快。金有谦好像能够切换很多很多的模式,多到可以精准到每个人,为他们量身制定一种最适合的笑容,语气。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从小到大身边都有很多朋友的原因吧。

自那次开会之后,金有谦和Bambam就算是熟识了。在校园走廊上碰见也会友好地打个招呼,在食堂吃饭时遇见 偶尔还会凑上一桌。

金有谦从容自得的样子,让Bambam不敢露怯。所以他连演带装,跌跌撞撞地作出一副也很自如地模样。

他们常常聊起初中的事情,分享当时的趣事八卦。Bambam很多次都想问他,是真的不记得自己吗。不过到最后话到嘴边还是都咽下去了,他们继续聊初中校花和校霸的爱恨情仇。


周三的下午,图书馆的自习室开放。放学后不想直接回家的同学可以去自习室读书。

Bambam每次都去的,人都不多。毕竟比起学习 大家还是更想回家瘫着。可是今天很怪,可能是快月考了吧,自习室里放眼望去全是人,就连空位都很难再寻觅到。Bambam满脸难以置信地在自习室里转来转去,忽然他看到坐在角落位置有一个人,拼命地朝他挥着胳膊。

是金有谦。

“我?”Bambam指着自己,用嘴型问他。

金有谦看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一直把他往自己这儿召唤。

Bambam走过去,金有谦面前的位置是空着的。

“有人吗?”Bambam指着椅子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有!”金有谦用力地摇头,很努力要他相信自己。


Bambam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趁脸还没红到耳根的时候,赶快低下头翻开了练习册,开始欲盖弥彰地转起笔来。

他不敢抬头看金有谦,也感觉不到金有谦的视线。他们都埋着头忙碌着自己的事。

金有谦是重点班的尖子生,他能悠然自得地计算一道道匪夷所思的物理题。而Bambam只是一个平凡无比的普通班学生,在矮子堆里充个高个子。

他们坐在一起,很奇妙。

那天的图书馆,黄昏时分,窗外美好的斜阳透过玻璃落地窗洒进宽敞的自习室。墙角斑驳的光影 随夕阳下沉的角度而一点点缓缓移动着。

Bambam在整理政治笔记,金有谦在复习英语单词。他忽然伸手拿过Bambam的几页笔记纸,来回翻着看了半天:“你写得好认真啊,我政治上课从来都不听。”

“那你干嘛啊?”

“睡觉。”

Bambam垂下脑袋笑了:“聪明就是好啊,上课睡觉成绩也能比我们这种人好。”

“谁告诉你我政治写得好?我都是临考前疯狂背一夜,第二天脑袋里剩多少写多少。”金有谦把Bambam的笔记还给他,最后不忘添了一句,

“你的字很可爱。”


Bambam听完他的话,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纸上写的字。其实写得很潦草,歪歪扭扭龙飞凤舞的,不知道金有谦是从哪里看出了可爱。他想说金有谦在骗人,但是三秒时间的迅速斟酌,他觉得那样说话显得太娇嗔了。有拿腔拿调地撒娇嫌疑。所以他沉默,只是笑,什么都没有说。

他很能摆清自己的位置。这是件难得的好事,他不像其他单恋的一方,靠臆想和虚构 将自己摆在别人身边极其重要的位置上。他始终清楚 生活是很少有童话故事发生的。单恋就是单恋,很多事情 没结果就是最后的结果。

而这同时也成为了他不自知的困扰。

因为太过于清醒和理智,他常常会错过许多模棱两可的暗示。


换成别人,可能早就在脑补了一出爱情大戏,搞不好将来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但是Bambam居然还能学得进去时政资料,这真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你是体育生吗?”金有谦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不是啊。”

“噢...”金有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运动会跑得太快了,我以为你是体育生。”

Bambam的笔尖不易察觉地一颤...原来他看到自己在运动会上比赛了。操场那么大,全校师生都在 人那么多,他是怎么看到自己的呢。他是专门寻找过自己的身影,还是只是在为自己的同学加油时 远远地瞥见了呢。自己在不要命地飞奔时,姿态有没有很狼狈呢。

看,金有谦只是无意间说了一句话,Bambam就能这样无边无际地遐想很久。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异常的清醒平静。礼貌地笑笑,说了声谢谢。


运动会那天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七班和六班差点因为看台座位的位置而争抢干架,最后把两个班的班长推出来处理争端。Bambam和金有谦面面相觑,憋了老半天。

金有谦:“要不我们班往后让让吧?”

Bambam:“别别,还是我们退一点。”

同学们:“他们都是派去的卧底吗?”

再比如Bambam帮跑1500米的同学送水,差点错过自己的短跑检录,金有谦正是短跑项目的志愿裁判。而Bambam因为来得晚了,刚好错过了和金有谦碰面。

初中的时候,Bambam最喜欢开运动会了。全校的人吵闹着围在体育场周围,一起加油呐喊,一起热血沸腾。在看台上 周围黑压压的都是人,Bambam就先数着班级找到金有谦他们班,再眯着眼睛寻找金有谦的身影。

很快乐啊,看到他的那一刻非常幸福。

而Bambam实在有些难以置信,上高中才不到半学期。自己这个只生活在阴影背后的人,居然阴差阳错和金有谦成了朋友。且有幸在千百人中被他关注过。


金有谦好像把今日的任务都完成了,合上练习册 托着下巴发呆。

“你写完了?”Bambam问他。

“差不多了。”

“唉,重点班就是.......”Bambam故意想要挪揄他时,被金有谦飞快制止。

“请您闭麦吧。”

金有谦又坐着愣了一会,最终深呼了一口气,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把桌上自己的书都归正到书包里,文具盒也扔进去,拉上书包拉链,凑到Bambam旁边说:“那我先走了啊。”

“你路上骑车注意安全。”

“.......坦白吧,你怎么知道我骑车回家的。”

Bambam睁大了眼睛看着金有谦:“你偶像剧看多了吧?我还偷偷观察你还是怎么?”

金有谦笑起来,很自然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逗你玩的。”

他帅气地转身走向图书馆的大门,Bambam竟不自觉地扭过头 直到望着他大步流星地潇洒离开这里。



金有谦刚出校门,掏出手机就看到一大堆信息轰炸。

“金有谦,你再这样我真的会告老师的。”

“你不是个男人。”

“你伤透了我的心。别再解释了,我都亲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金有谦看着手机差点笑出声。

本来他面前的那个位子是帮他一个今天要值日打扫卫生的兄弟占的。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金有谦从教学楼飞至图书馆,占了一张桌子 有面对面两个位子,他在对面那把椅子上放上了自己的书包。

可很不凑巧,就在那位兄弟马上到达现场的时候,金有谦他一抬头看到了Bambam站在不远处。

几乎都没有多想,金有谦一伸胳膊飞快地把自己的书包捞回来,然后疯狂地吸引Bambam的注意,热情地邀请他过来坐。另外一只手在下面偷偷飞快地打字,给那位兄弟发消息:

“人太多了,不好意思啊我没占到你的位置。”

一气呵成,面不改色,找不到丝毫的破绽。

不过没关系,这种魔鬼般的行为 坑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在他们两个的日常相处里,这算是基本操作。

金有谦回复他:“下次不敢了。” 金有谦敢保证,明天到了学校自己肯定会被他追着打,而且被骂重色轻友。

不过没关系。

基本操作。

就是这样😭

♡九西也:

他是我见过最凶悍也最温顺的一只小老虎。

他们是我见过最顽皮 也最深情的七个男孩子。

疏离的从来都不是他们,是太过敏感的我们。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抽不到也买爆!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真的莫名觉得34和AJ1和13契合满点不知道为什么😂

c:

 画了四小鸟xAir Jordan

翅xAJ9 黑北卡

桶xAJ10 大红

提米xAJ1 黑红禁穿

米xAJ13 chutney

画鞋真开心我想剁手(?) 


死亡

c:

It's a little game,bird.

留条命给我可以吗小红鸟!我爱你你听见了吗xxx

转载自:c

是KT啊KT!我哭爆谢谢太太😭😭😭

转载自:c

血包...血包!

境容:

动画,Gif文件较大,流量预警,缓冲完成了速度就正常了

感觉gif压缩之后色差严重,二公主的眼睛没那么绿了,好气哦!

┻━┻ ヘ╰( •̀ε•́ ╰)


感谢 @40mKNIFE 太太授权给我Loki这张美图来做live2d玩耍!全程挂着迷妹表情对着他的脸,开心到爆炸(●´∀`●)

OOC走形什么的,都是我的锅,要知道原画是如此的美貌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