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七楼公寓 /25

走程序还是直接哭😭😭😭怎么能每篇都这么温暖美好啊

♡九西也:

"所以你这次回来是打算?"

段宜恩回到家以后大家都没有表现出太吃惊的样子,这反而让跟段宜恩一起回来的王嘉尔感到有点意外了。因为他自始至终反应都很大。他还以为大家都跟他一样会有些什么特殊的情绪,事实证明还是只有王嘉尔一个人有那种莫名的在乎。崔荣宰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看他们两个人,眉毛挑了一下,笑起来说:"洗手吃饭。"

这只是一个最寻常的日子。

吃完饭以后,通过剪刀石头布决定谁要留在厨房收拾残局。王嘉尔很惨,他已经连续三天洗碗了。段宜恩本来有意要帮他一起的,结果朴珍荣用手肘碰了碰段宜恩的胳膊,示意自己还有事要跟他说。

似乎,王嘉尔留在厨房洗碗也是故意支开他似的,一切凑巧得刚刚好。朴珍荣,金有谦,崔荣宰三个人,推着段宜恩进了书房,把他逼在书桌旁,好像要严刑逼供什么。

段宜恩很顺从,没有表现出做作的掩饰,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解释。他坦然平静且不卑不亢地看着他们三个,等着他们问自己任何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来打算干嘛。这个问题平平淡淡的,其实带着很尖锐的刺。它充满攻击性,好像在挑衅段宜恩,问他此行究竟带着怎样自私的目的。话是金有谦的问的,果然带着一个孩子那种隐约的任性和埋怨。不明摆着说他有什么别扭的,但就是横竖都不舒坦。

"对不起。"

"不是要你跟我们道歉的。"朴珍荣把独自闹别扭的金有谦拉到后面。他的声音就显得平缓多了。其实没有人怪段宜恩,没有人追求梦想和自由是错误的。包括王嘉尔,包括金有谦,他们都能理解段宜恩的离开,也无比期待着他的归来。只是人都有感情,有些道理理解是一回事,释然又是另一回事。

段宜恩抬起眼睛望着朴珍荣,朴珍荣张开双臂。

崔荣宰毫不掩饰自己的快乐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金有谦的肩膀,人家还在闹别扭呢,差点被逗笑。"其实你能回来就很好啦!哎呀,我们还在想,要不要带王嘉尔去相亲呢哈哈哈哈。"

"你们要带他去相亲?"段宜恩的声音瞬间拔高八度。

"没有没有,开玩笑的。他前段时间差点抑郁,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说好这个月底他如果还是这样郁郁寡欢,我们就带他相亲去。结果正好,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你回来了。"

"所以,要有所作为!"金有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挪到了段宜恩旁边,还是一脸不开心似的,用手背甩了甩段宜恩的胸口。

有所作为。

段宜恩沉思了一会儿,想起什么似的,双眼一亮 打了个响指:"等我。"

然后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书房,路过厨房,看见王嘉尔一脸严肃地刷着锅铲的样子,嘴角就很没出息地疯狂上扬。

他把自己今天的背包拿进书房,在里面奋力地翻找了半天。一个精致的海蓝色绸缎盒子躺在他的手心,已经很明显了,这是一个装戒指的盒子。那三个人在看到它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兴奋了,他们总是这样,起哄八卦凑热闹才是快乐源泉。

段宜恩打开盒子的那一刻手都是抖的,紧接着大家就看到一个只能用"浮夸"来形容的钻戒,很嚣张地立在里面。当事人崔荣宰在事后表示,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枚戒指,看起来值一栋楼的样子。另一位当事人金有谦则称,在自己看到戒指的那一刻,钻石大得让他不得不怀疑这那是不是假的。

朴珍荣眯着眼睛审视着段宜恩:"你跟我说实话,你没有被富婆包养吧?"

"说什么屁话!钱也是我省吃俭用攒的好吧?"

"我攒八辈子也买不到。"

"没事儿,等你跟林在范结婚我送你一个 稍微小一点的。"

朴珍荣剧烈地咳嗽起来,看样子像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怎么啦?开个玩笑嘛,反正你也不喜欢林在范,对吧?"谁也不知道段宜恩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是故意逗朴珍荣的,还是肺腑之言。反正朴珍荣已经咳得要背过气去了。

"富翁,您快去跟您的金丝雀求婚去吧,我们就不指着您操心。"

"好的那我就去了。"

然后段宜恩就真的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

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他不会是去求婚了吧?"

"不能这么没有仪式感吧?"

"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


王嘉尔坐在沙发上,仰着脖子看段宜恩走出书房。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颤抖了,却没有躲闪。这个城市的夜景比世界各地任何繁华的城市夜幕下的色彩都要美,段宜恩站在阳台边,望着不远处车辆川流,商圈的高楼林立,如烟火般绽放的炫丽LED屏。他感觉到身后王嘉尔依旧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

段宜恩从来不觉得爱一个人是多苦涩的事情。而直到他走过了很长很长的路,背着相机遇见了很多很多的人。听说了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坐在烛光摇曳的酒吧里,听面前的人胡言乱语地讲着一段漫长的往事,他费劲地想象出模糊不清的画面来。原来爱而不得的人那么多,原来无能为力的事那么多。他们曾经那么不顾一切 想方设法地要和对方拥抱在一起,可最终还是无力地被时间的风暴拆散。原来爱一个人还可以那么难,难如登天,望而却步。这一个个故事在段宜恩的心里渐渐扎根,让他感到危机,恐慌,同时又对一切还有转机感到自私的庆幸。

曾经,段宜恩是一个很安于现状的人。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你要勇敢地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段宜恩因为他变成了一个四处漂泊的人。度过了将近两年自由 诗意的生活。最后,还是因为那个人,让段宜恩在这个世界的上空盘旋时,会忽然地想要重新安定下来。安定在他身边,哪里都不再去了。

段宜恩转身走向客厅,一言不发地紧靠着王嘉尔坐下。

卫生间里好像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隐约还能听到有人讲话。段宜恩基本可以断定,那三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偷窥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么变态的行为是真实存在的。

王嘉尔侧目瞥了他一眼:"有什么事?"

段宜恩不自然地清清嗓子:"还真有点事。"

他说着把盒子紧张地伸到王嘉尔面前,很随意地打开盖子,试探地问道:"这,小吗?"

???王嘉尔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戒指,愣了几秒猛地抬头 震惊地看着段宜恩。两只手握着他的肩膀,凑到他面前,故意压低了嗓音 满脸严肃认真一副黑社会接头的样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赌博风险很大的。"

"没有赌博。"

"靠,你被包养了段宜恩?堕落啊,堕落..."

"我也没有被包养!"

现在年轻人,思想怎么都这么腐朽呢!

"那你啥意思?"王嘉尔还是不放心地盯着段宜恩,目光里充满了惊恐与审视。

"跟你结婚的意思。"

“我现在就答应吗?还是得考虑两天?”王嘉尔眨着眼睛,很真诚地发问。

“要不...还是考虑考虑吧...”段宜恩把戒指连盒塞到王嘉尔手里,“你要是马上同意毕竟也有点太便宜我了,是吧?”

王嘉尔低下头,看见精巧的戒指盒被仓促地扔在自己的手心。他没作声,刚才脸上 戏很多的浮夸表情也没有了。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打转,嘴角也是微微下垂的。指腹轻轻摩挲这盒子的质感。时间过了很久,他忽然笑了。

"你知道吗段宜恩,我从来都没打算过跟你结婚。甚至我都没想过你还会再回来。我以为你会有一天,打通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你在国外和别人结婚。然后我们祝福你,起哄你们,你说你要在国外和他定居,不再回来了。我无数次做这样的梦,异常逼真。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不是我。"

"我们虽然当初都说好了,以后还会重新在一起。我的确在等你,我在等你回来,也在等你跟我说'到头了,别等了。' 我不知道哪一个更好一点,但这都是我日复一日生活下去的理由。我的人生太无聊了,不再拿父母的钱之后,我就靠着几只毛茸茸的猫猫狗狗,薪水养活自己,再给大家买些礼物。我喜欢活在我的舒适区,很安全。我的舒适区里就是些猫猫狗狗,还有你们。可是我忘记了,你们不会一辈子都停留在这里的。我不忍心你跟我一起过这样无聊的生活,更不忍心,你爱都不爱我 还要忍受这样的生活。"

"我无数次觉得高攀不起你。"

"为什么?"段宜恩终于不再沉默。在这之前王嘉尔的声音浅浅淡淡的,段宜恩一直安静无言地听着,脸上没有表情,看上去还有点呆滞的样子,只是眼眶很红,却也干涩着 没有泪流下。"你为什么高攀不起我?难道当年跟我一起翻学校墙的不是你吗?一起装病逃课去操场打篮球的 不是我们吗?冬天寝室里太冷 悄悄挤在一张床上的不是我们吗?我初恋是你,我从十六岁就喜欢的人是你。这么多年我们都在一起,为什么要突然这么说?"

"为了给我自己留点自尊,我太喜欢你了,就很害怕自己变得死缠烂打。"

段宜恩顿了一会儿,忽然不由分说地从王嘉尔手里又夺过戒指盒。然后又不容置否地拉过王嘉尔的手,把戒指套在左手的无名指上。

"反悔了,不给你考虑的时间了,我决定了。"

王嘉尔还没来得及哭出声,段宜恩还没来得及拥抱他,两个人还没来一个深情缠绵的吻。一切都被卫生间里那明显很克制 但是还是很大声的偷笑声打断。

他们甚至都能清晰地分辨出笑声分别是来自谁。最嚣张的那个当然是崔荣宰同学。朴珍荣和金有谦好像在试图捂上他的嘴,因为里面除了笑声之外还有那种被钳制的挣扎呼救声。

段宜恩回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又看了一眼王嘉尔。

"你说是咱俩先亲,还是先把他们放出来?"

王嘉尔瞥了一眼卫生间的门,一把拉过段宜恩,用力地把他拽到自己面前。

"不要废话,亲!"



评论

热度(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