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Take My Hand /中——伉俪Bnior

我居然还没转过这篇😭俩小时以来全程抹泪看完 这是伉俪啊 是可爱又美好二十年前就用皮衣定情的伉俪啊 没钱的日子真的很差,但是有你就还过得下去😭谷小焦用了20年才和陆鸣重逢,伉俪只用一年😭这个世界的确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可爱,可是有九西这样温柔的人在总是会好一点

♡九西也:

//《超时空同居》梗



//伉俪


林在范这个人自由散漫,无拘无束。随和得可怕,这样也行,那样也行。他一直自认为脾气不好,而事实上在二十一世纪他这种人已经是非常难找的好好先生了。或许二十年前的生活的确就那么缓慢平和,没什么让人焦虑抑郁的,也没什么值得焦头烂额。林在范每天走在充满烟火气的小路上,没什么快节奏的压力。

而朴珍荣不行,他身上有当代年轻人的通病。心态差,消极悲观,好面子却屡屡受挫。失眠成习惯,偶尔暴饮暴食。

林在范没事儿就边摆弄自己的琴边劝他:“你不要操心那么多嘛。”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

“小两岁而已。”林在范翻了个白眼,自己念念叨叨的。惹不起总躲得起,他便不再吭声。


朴珍荣有社交恐惧,他不喜欢交朋友,对刚认识的人存在一种不自觉的警惕。比方说对那个不速之客林在范,其实两个人已经能融洽地日常相处的,朴珍荣会给林在范带2018年大街小巷都在流行的零食饮料,林在范也会给朴珍荣随手买些小玩具回来,然后看朴珍荣兴奋地一把抢过来,惊叫说“这简直是我童年啊!”

可朴珍荣到底还是不能完全敞开心扉,事实上他不知道要敞些什么。他很久没有跟某个人掏心掏肺地聊天了,甚至都开始质疑这种倾诉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自己一个人这样也很好啊,烦心事放着放着就想不起来了,生活就像一波一波海浪,冲来一大堆烦恼,找谁说去啊。

他并不讨厌林在范,这或许已经是最宽容的接纳。


刚开始为了他们的生活更合理公平,公寓以地上那道裂纹为界,严格地分成两部分,两侧都很挤,但是他们都很守规矩不往对方的区域去。就算需要到另一边去,也要假装敲门的样子。

很傻。

大概一周之后,有一天 朴珍荣的胶带滚到了林在范的床边,他下意识就走过去捡,结果林在范惊恐地看着他:“你进我家怎么不敲门?!”

“我就来捡个东西...”

“那就可以随便出入别人的生活空间吗?规矩是你定的,为什么自己不遵守?”林在范坐在床上抱着枕头,像个小媳妇儿似的步步紧逼。

“你有病啊?”朴珍荣盯着他,半晌 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算了,以后别分那么细了,累人。”

结果林在范变脸如翻书,满脸堆着欠揍的笑:“嘿嘿,好的。”

然后一骨碌翻身下床,自由翱翔地朝朴珍荣的那一侧跑去。

朴珍荣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自那以后,冰箱里的牛奶买的都是够两人份喝的,林在范的书柜里也时常出现朴珍荣的文件夹。每次洗完的衣服两个人都要仔细地挑拣出哪个是自己的,不然就乱七八糟地穿。不过朴珍荣倒真看上了一件林在范的外套,完全怀旧复古风,他准备问问林在范,给钱的话卖不卖。

每次两个人一起看新闻的时候,林在范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一直到结束。而当林在范播放起陈旧的磁带,朴珍荣会拍着桌子说:“我想起我爷爷了!”

林在范生气地瞪着他:“那你怎么不叫我爷爷?”

无论如何林在范的生活都显得老态,朴珍荣又超前得可怕。他们都是年轻人,只不过相错了二十年,而这无法交织的二十年,就是横在他们中间的万丈深渊。




周六的夜晚,屋里的灯全都熄灭了,只有电视里花花绿绿的亮得自娱自乐。正在转播一场无聊的球赛,朴珍荣坐在地板上望着电视发呆,面前摆着一罐啤酒,他在发呆,眼里除了球场上扑面而来的绿,其余的都没有聚焦。

林在范在床上翻来覆去,脆弱的木板床快被他折腾塌了。

扑通一声他诈尸般坐起来,毫不犹豫地下床,朝朴珍荣这边坚定地走过来,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朴珍荣扭过头看他,双眼终于显得有了点光亮:“你不睡了?”

“你这样让我怎么睡着?”

朴珍荣茫然地瞥了一眼电视:“我没开声音啊。”

“太亮了!”

“那我眼罩借你?”

林在范没回答,反问道:“这比赛好看吗?”

“......没看。”

“那你坐这儿干嘛?”

“歇会儿。”朴珍荣信口开河。

“有啥好歇的?十一点多了,快回去睡觉。”

“才十一点多,早着呢。”朴珍荣皱着眉头,别过身去不再看林在范,“你们老人家还是去养生吧,晚安。”

“嘿,你这人,一会儿说我小屁孩一会儿说我老人家。”林在范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琢磨不透朴珍荣在想什么。


最后林在范决定坐在客厅里陪朴珍荣喝酒,虽然他并不知道朴珍荣为什么要喝酒,他认为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喝点甜的更开心。

而朴珍荣好像不这么觉得,他常常把啤酒当饮料喝,这让在一旁喝草莓牛奶的林在范很是敬佩。他想自己就算七老八十,也喜欢喝甜的。

拉开拉环,雪白的气泡冒出来,林在范故作老成 面不改色地咕咚喝下一大口。他会喝酒,但仅限于装逼性质的装腔作势。

朴珍荣悄悄斜着眼睛偷看他,一阵想笑。

“不好喝吧?”朴珍荣故意问道。

“嗯,比起可乐是差点。”

“冰箱里也有可乐,你自己拿着喝吧。”

“看不起我?”林在范睁大了眼睛,又灌了一大口,把所剩无几的易拉罐往茶几上一磕,很拽又略显悲壮地咽下去...有点噎。

朴珍荣笑了起来,笑声爽朗,眉眼弯弯,像借着酒劲似的,他显得很开心。

“你不会喝酒,证明你烦心事儿少,这是好事啊!”

“谁说糟心就得喝酒了?”林在范不以为然,“谁又惹着你了?”

“没谁。”朴珍荣耸耸肩膀,“不过就是那点事儿呗...我又被退稿了。”

“哎呀,那都是多少天前的事儿啦,怎么还说啊,都过去了!”林在范拍着他的肩膀,拍得很大力。

“不是几天前,是今天,另一家出版社,我又被退了一次,这是又一次。”朴珍荣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说,说完哈哈大笑。

“......”

“嘿嘿,好笑吧?”

“挺好笑的。”林在范居然真的笑了。

朴珍荣红着眼圈,也一起笑:“我也觉得好好笑。”

“我是觉得出版社很好笑啊,请一堆瞎子来审稿,目不识丁,这不好笑吗?”

朴珍荣的眼泪应声而落。

“我给你讲个笑话听吧?”林在范靠近了些。

“好啊。”朴珍荣用力点头。

林在范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哭,对他的这副样子没什么大惊小怪,甚至泰然自若。他只是一直讲着自己那些压箱底的过时笑话,费劲地找话题跟他聊天,给他讲自己今天遇到了好笑的人,他们死活都不相信2018年这个世界会变得这么繁华。

朴珍荣一边擦眼泪一边跟他说话,口齿不清,逻辑混乱,但是他们的对话始终在继续。

昏暗潮湿的狭小空间里,仅凭着电视里的光亮,两代少年坐在一起,朴珍荣不知道哪个瞬间抬起眼睛看到了林在范的侧脸,竟有了某种不可名状的错觉。


他其实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就算平时很粗线条,就算说起话来语言都很随意。他还是温柔得如此触手可及。朴珍荣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一个人,倾听自己的话,却又不做评价。不声不响地陪在自己身边,努力地哄自己开心,像个话唠一样 却每一句都完美地避过自己的伤疤。

朴珍荣记得那天晚上自己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问他:“是二十年前的人们都这么温柔,还是只有你这样?”

林在范只是笑,没有说话。朴珍荣觉得自己开始困了,也不知道是几点钟,脑袋里混沌一片,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一股脑地涌进去。他居然突然在怀疑,林在范究竟是一场意外送来的过客,还是冥冥之中注定要遇见的人。是不是时空裂缝 时间穿越什么的都是一场梦境。等到他第二天睁开眼,酒醒了,林在范会一边换衣服,一边催促他快起床上班要迟到了。然后拉着晕头转向的朴珍荣,一起推开2018年的那扇门。


然后朴珍荣惊醒来了,而眼前还是那副样子,林在范穿着纯色的T恤,坐在一把像古董一样的椅子上,身旁的木桌上摆着收音机。

朴珍荣的抱枕飞过来,直面砸在林在范脸上。

“你干嘛?!”

朴珍荣扑通一声又栽到了被子里,蒙着头瓮声瓮气地喊;“你为什么还是1998年的人啊?”

“不然你想我是什么时候的人?”

“诶...”朴珍荣又坐起来,揉揉眼睛一脸严肃地说,“林在范,你知道你2018年的时候在做什么吗?”

“我上哪儿知道去。”林在范瞟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说你会不会已经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

还没等林在范接话,他又继续说道:“也可能变成了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中年危机。”

“什么意思?”

“反正,2018年的时候 你肯定比我现在成功。”

“嗯,我还比你老呢。”

“见面要请我吃饭。”

林在范笑起来:“好啊,但是你现在还是比我大两岁,所以今天中午你要请我吃饭。”

“只支付得起麻辣烫,更高档的没了。”

然后两个人一起大笑不止。


朴珍荣有一本日记,工作以后很久都没认真写过,偶尔宣泄一下情绪。拿圆珠笔在上面恶狠狠地划拉几道,谩骂这个物质社会的麻木 腐败 混沌不堪。他这天又把那个本子找出来,翻开崭新的一页。

一笔一画地写着:

“没钱的日子真的很差,但是,也还可以过下去。”

就算是路边的麻辣烫,临近保质期限的打折牛奶,随时可能跳闸的垃圾电路。蜗居在乱糟糟的小地方,每天都活得狼狈费劲,却又真真切切。玻璃橱窗里永远都买不起的西装手表,高级公寓里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房间,一顿饭要花上成千上万的高级餐厅。

不要了,还是算了。

“林在范,你会不会觉得很亏?你总是给我带回来很多我小时候的回忆,可是你来一趟2018年我还不带你吃点洋气的东西。”

“不会啊。”林在范说着把自己今天从1998年带来的糖果零食 小玩具摆了一桌,推到朴珍荣面前,“我二十年后还会再去感受2018年的,但是你回不去1998年了。”

“嗯,这样听起来,我还蛮惨的。”



他们的朝夕相处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朴珍荣其实觉得很神奇,他用三年的时间去适应和高中同学相处,又用一年多的时间去和同事们熟络。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习惯了一个男孩就住在自己身边。

他常常会设想,这错位的时空什么时候再矫正回去。林在范还是1998年热爱音乐的少年,自己继续在2018年的生死职场里摸爬滚打。那自己和林在范的这些零零碎碎的关系,是不是就掉进了二十年的悬崖里,双方都不再记得了。

朴珍荣迄今为止都没有想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法,这一切要如何收场才能又温柔 又不反物理学。

想着想着就觉得脑壳疼,好像并没有那样一种解决方法。最自私的莫过于那道穿梭的门永远上了锁,林在范便像穿越到未来世界一样,永远留在了2018年。

但是这又说不通,那2018年的时候,世界上还有一个已经44岁了的林在范。他们两个要如何共存呢。

哎哟,脑壳疼。



他把他的烦恼告诉了林在范。

并且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好的建议。

林在范捂着脸哭笑不得:“我建议了,那一切就能按我们安排的来吗?”

“也对。”朴珍荣泄气地往沙发上一摔,“到最后还是我们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林在范没说,他有预感 他们很快就要分开了。

或许,就是在某个寂静无声的夜晚,他们悄悄地回归自己的人生轨道,就像来临时的那样。

朴珍荣常常开玩笑,要他叫自己哥。

林在范想好了,等到两个人永远都不会再见到的那天,他就勉为其难叫他一声哥。


“哥,我回去了。”

“哥,你得赶快在2018年找到我。”

“要是我不认识你了,你就......哎,我不会不认识你的。”

“我如果敢对你不好,你就揍我吧。”

林在范眼睁睁看着通往1998年的那扇门一点点消失,在只剩下门缝的时候,他冲了出去。


没事了,都结束了。


等到太阳再升起的时候,林在范从自己家的小破床上醒过来,头痛欲裂。他觉得自己昨晚的睡眠质量奇差,因为做了一个很长又很奇怪的梦。

朴珍荣慢慢地睁开眼,天终于亮了。

他闭着眼睛,清醒地过完了这一夜。他知道林在范是什么时候走的,终于如愿以偿地听到了那位老前辈叫自己哥。房间恢复了原样,说实话,少了林在范那个邋遢大王,朴珍荣这才发现自己的住所其实还挺整洁。可他一点都笑出不来。

他很懊恼自己为什么这一整夜都会睡不着呢,是不是如果睡过去了,今天再醒来,这一切就全都忘记了。

而他又有点庆幸自己保存着这些失真的记忆,这是格外美好,格外珍贵的细碎点滴。曾经有一个心怀落满灰尘的旧温柔的男孩,与自己度过了这辈子最快乐的两个月。

而且靠着这些记忆,他或许能去找到2018年的林在范。

窗户边还挂着林在范送给他的纸风铃,随风摆动着,发出清脆的响声。垃圾桶里的两个啤酒罐 其中一个是林在范的。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只喝了一半的牛奶,还有林在范喜欢的齁甜饮料。

他赶去上班,拉开衣柜,看到林在范那件皮衣规规矩矩地叠好放在里面。

朴珍荣双眼模糊,嘴角却扬起笑意:“傻瓜,你还没收我钱呢。”



每天都乘同一班地铁。

飞驰而过扬起阵阵凉风,朴珍荣站在靠近门的位置,看着车厢里人声鼎沸,这里喧嚣聒噪,早高峰的拥挤很是恼人。他的眼角眉梢却流淌着温润的笑意。他喜欢20年前的那种宽容,自己也不知不觉变得温和多了。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他什么也不思索,伴随着地铁报站的声音,拨弄起些许思绪。他只是在想,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人,那个入梦来的少年他会在哪里。


评论

热度(231)

  1. Sharon提升技能点中♡九西也 转载了此文字
    我居然还没转过这篇😭俩小时以来全程抹泪看完 这是伉俪啊 是可爱又美好二十年前就用皮衣定情的伉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