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那个人 /宜嘉Markson

德国战车😭和暗恋美好的结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嚎叫

♡九西也:

*宜嘉 一发完


*祝前程似锦 未来可期。

*特此献上沙雕文学


//

“我问你,你是不是被人睡了?”

王嘉尔才刚醒,眯着眼睛看着Bambam叉着腰在自己面前来回踱步,很焦灼烦躁的样子。来来回回的,看得人都要头晕了。

“问你话呢!你被谁睡了?”

“你才被睡了呢!”王嘉尔条件反射地回击,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倒下继续做梦。

大清早的,说什么污言秽语!


王嘉尔和Bambam合租在一间公寓里,从小一块长大的,嘴里就没说过对方的好。互相讽刺嘲笑损得体无完肤,但是关键时刻又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拎起扫把为了对方背水一战。

他俩是性格迥异的两种人。

Bambam的人生就是蹦迪和夜店,失去夜晚的生活 将会剥夺他生活中一大半的快乐。王嘉尔也不知道他在那种乌烟瘴气,一束光扫来扫去恨不得给眼睛晃瞎的地方到底能找到什么乐趣。但是Bambam就是无法割舍掉这份爱好,王嘉尔是无法理解的。

而王嘉尔呢,不去夜店,不去酒吧。没事儿就自己在家玩玩手机喝喝柠檬水,上了大学之后居然还在认真上课 按时写作业,生活过得比白开水还索然无味。跟他那个渣男前任纠缠不清了好长一段时间,去年冬天就分了手,现在好像还保持着某种微妙的联络。

这一点让Bambam很不爽。

准确地说是恨铁不成钢。Bambam不允许自己最好的朋友居然被这种烂俗爱情困扰,他命令王嘉尔马上和自己去夜店里找男人度过快乐人生——当然是被拒绝了。

他好几次要抢过王嘉尔的手机,拉黑那个垃圾渣男,却都被王嘉尔阻止了。王嘉尔的说法是,主动拉黑他,显得自己多小气啊。

“那你一直当着人家的备胎,可有风度了,是不是?”

“啧,你怎么这么说话?”王嘉尔避过去不看Bambam的眼睛。一聊起这件事儿Bambam就变得跟黑猫警长似的,眼睛瞪得像铜铃,透出闪电般的精明。怪吓人的。

“我说得哪儿不对?”Bambam一撸袖子步步紧逼,“我跟你说王嘉尔,你现在这样,知道的说你脾气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多离不开他,丢不丢人?”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啊.......”


眼看着王嘉尔又要给他娓娓道来他们高中时期的浪漫校园爱情故事了,拼命为那个渣男洗白,活像个脑残粉到处说“他虽然绿了我,但是你知道他以前爱我爱得有多努力吗?”

Bambam要疯了,随便王嘉尔吧,他先走一步。



所以当他早上回到家,看到王嘉尔房间大敞着门 满地狼藉,明显就是度过了一个很刺激的夜晚。这种时候,Bambam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王嘉尔这家伙该不会跟那个该死的前任又和好了吧?

毕竟王嘉尔不是随便会和别人搞到床上去的那种,现阶段他也没有恋爱对象,所以这一切真是太可疑了。Bambam不得不质问王嘉尔一番。

他揪着王嘉尔的领子,把他拖起来:


“你!到底跟谁睡了?”

“哎呀我不知道!”


//

不知道?

那就麻烦了。

等王嘉尔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满脸呆滞站在卫生间里洗脸刷牙。Bambam就坐在沙发上,假意看电视,其实在偷看王嘉尔的反应。

刷牙时显得很冷静。

洗脸时也很冷静。

他现在走出卫生间.......

忽然间绝望地嚎叫起来:“我跟别人睡了吗?!”

“问你自己。”

“我忘了!一干二净!”

“只要不是跟你前任,你领哪个野男人来家里睡我都没意见。但如果我知道是他,肯定马上把你赶出去。”

王嘉尔确实是不记得了。

他昨天确实见了前任一面,王嘉尔终于咬咬牙狠狠心,跟那个人说了,以后两个人互不相干,不要再藕断丝连了。

他记得两个人没怎么纠缠,好像达成了难得的高度共识。他们很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喝了个正式散伙酒,各自回家。

王嘉尔这个恋爱废柴,断断续续死撑了三年的爱情,就此告吹。


他努力回忆,自己好像在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家星巴克。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在抽烟,他穿着宽大的卫衣,鸭舌帽压得很低,几乎把整张脸都要盖住。侧影远远望去很单薄颓废,一缕缕青灰色的烟圈消散在这个闷热的夜晚。王嘉尔站在街口靠着矮墙看了他很长时间,明明看不到五官,远远望去还是觉得他很好看。他静默地坐在明亮温馨的咖啡店门前,兀自地燃烧着烟草 消磨着孤独。

他很酷,酷得声势浩大,不可一世,同时酷得无言清冷,孤苦伶仃。

剩下的,王嘉尔记不清了。


//

剩下的,是这样。

王嘉尔正好要进星巴克买杯星冰乐,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喝星冰乐。因为他曾经听到一位父亲给他的孩子讲,星冰乐 就是把星星和冰雪 一起打碎了,放在透明的杯子里。他这种感性的孩子非常吃这一套,从此以后他对这个系列的饮品就有特殊好感。

从店里出来,推开那扇门的同时,台阶上的那个人正好回头看他。

四目相对僵持了一会儿。

那个人问:“我挡你路吗?”

“.......啊?没事没事!”王嘉尔愣了一下,赶紧笑着摇摇头。

谁知那个人竟然也笑了,垂下了眼睛,有点腼腆。这样的反差是王嘉尔完全没有想到的,就如同看到一个流氓小混混怀里抱着一只受伤的小流浪猫。只是某个细节瞬间长驱直入触及到了人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化了毫厘间的片刻心动。

又或许那根本不算心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不假思索地一屁股坐在了那个人旁边。

“我们这样就把台阶堵死了。”那个人把鸭舌帽的帽檐往上抬了抬,终于露出了他好看的眉眼。他笑着这么说道,语气就好像对着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

“没关系,有人经过我就让开。”

王嘉尔觉得自己喝醉了,清醒的王嘉尔绝对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坐在星巴克门口的台阶上,和这样一个来头不明的陌生人并肩。

他们两个人肩膀紧贴着,谁都不说话。

那天王嘉尔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显得很成熟的样子,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他如同一个盛装打扮的失意人,装腔作势地把自己裹在镶满宝石的盔甲里,却只是不小心解开了小小的扣子,就足矣让那虚伪的华丽溃散崩塌。

他们都是这个城市夜幕的背景下,最孤单的行人。

尽管王嘉尔不知道那个人因什么而颓然。

那个人也不知道王嘉尔缘何悲伤。

他们只是靠在一起。刚抽完一支烟的少年,和捧着星星和冰雪的少年,一起看车来车往。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王嘉尔侧过头问他。

那个人笑起来。

“我相信见色起意。”


//

那个人。

一整天的梳理,王嘉尔慢慢找到了一些断了片儿的记忆。他们就如同法国浪漫的老电影里 萍水相逢的年轻人。只是在茫茫人海中交错一个眼神,就能打碎橱窗偷一束玫瑰,在无人的街道尽头拥抱热吻。这个吻绵延至其中一人家中的沙发上,床榻上。他们孤注一掷般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留在那个夜晚,不计后果地宣泄所有的爱意与贪念。

太疯狂了。王嘉尔想着想着都会吓到自己,他完全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回忆起来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清醒过来的王嘉尔,对于昨晚的种种,就像一个个隔岸观风月的过客。他依稀记得自己干过,却又没什么真切的代入感。

唉,他烦躁地一撩头发。

反正谁年轻的时候没干过点疯狂的事儿啊?循规蹈矩的多辜负青春啊?王嘉尔开始用Bambam的那一套世界观来安慰自己。

只是有点可惜。

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



//

王嘉尔的那个夜晚就像落入水中炸开的泡腾片。而随着时间的磨灭,沸腾的泡沫也有止息的那一刻。

他还是那个把二十出头的大好年华过得像退休职工一样按部就班的王嘉尔。

Bambam知道那天晚上被王嘉尔领回家的不是渣男前任之后,长舒一口气,暗暗赞许这孩子终于有救了。也就没再多提过这件事。Bambam的想法,很open的嘛,他从来不觉得一夜情需要谁对谁负责。

日子继续过。

王嘉尔每天上课,下课,学习,发呆。

遇见他的那个星巴克 在学校的反方向,王嘉尔并不常经过那里。去学校的一路有很多咖啡店,其中也有星巴克。这足够他不去惦记那家遥远的店铺。




骄阳烈日下,王嘉尔只能认命地等Bambam下课。他们俩昨天晚上看世界杯,王嘉尔一不小心给自己挖了个坑,他说“德国稳赢,如果输了我就请你吃饭。”

结果Bambam就白捡了一顿午饭。

王嘉尔站在太阳地里,一边痛心疾首他的德国战车怎么会翻了,一边痛心疾首他的钱包即将要遭遇噩运。

生活呀,总是如此沉重。

“嘉尔!”

王嘉尔抬起头,Bambam慢慢悠悠地走过来。

“你快点走,我要热死了。”

“吃什么?”

“吃什么不重要,吃垮你是最终目的。”


他们两个在附近的商场里转了好几圈,就为了选到一家Bambam满意的高消费餐厅。王嘉尔自认倒霉地跟在他后面。

商场里人来人往,王嘉尔总会对那些穿着黑色卫衣 带着鸭舌帽的男生多留意片刻。

Bambam当然也发现他不对劲。抱着胳膊看了他半天,王嘉尔才回过神,把目光从擦肩而过的路人身上收回来。

“哼!”Bambam狡黠一笑,“你看上哪个了?”

“不是。”

吃饭的时候,王嘉尔费劲地解释,Bambam费劲地理解。最后一拍桌子:“了解了,等于说那天晚上把你睡了的小流氓,就穿成那样是吧?”

“你小点声我的祖宗!”

“好好...”Bambam赶紧压低声音,一脸严肃,“你还不明白吗?那就是个小流氓。你就当约了个炮,谁也不吃亏。怎么了?还真惦记呢?”

“不是惦记...”王嘉尔抬着眼睛努力地寻找合适的描述,“就是,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不可能是说过去就过去的,我很在乎。并不是在乎这个人,而是......哎呀,解释不清。”

“在乎你的贞操?”

“不是!”

“那你还是别解释了。”Bambam放下筷子,俨然一副感情大师的样子,“我跟你说,第一,根据你的描述,我可以保证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什么纯情少年。第二,就算他跟你一样爱情废柴,那也是个比你有攻击性的废柴。人家没打算跟你发展成恋人,你能不能别总是作茧自缚?”

王嘉尔没说话,像个顺从的小孩,笑着点了点头。


//

他总是作茧自缚。

患得患失,优柔寡断。这一切可能还要怪他的干净无暇,善良温柔。他的认知还停留在很多年之前 毫无欺瞒的社会。他们所言的爱就真的是爱,他们做爱是一件神圣且庄严的事情。

王嘉尔终于想明白自己在乎的是什么,他只是在纠结,怎么能够不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就去做深爱之人才能顺理成章的坦诚赤裸。

而他想到最后,都只是自嘲地耸肩。可能全世界只有自己这么想。

那天晚上没有人强迫自己,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的,主动迎合。王嘉尔甚至怀疑,至少在那个夜晚,自己是深爱着那个陌生人的。

深爱。


//

那个人 没有名字。

在王嘉尔的世界里,他就只是“那个人。”


//

一次社团聚餐,结束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十几个同学一起往回走。

王嘉尔一路上跟大家欢声笑语,却心底里悄悄泛起一丝涟漪。因为从餐厅回去的路,可以路过遇见他的那家星巴克。

不怀任何期待,也没有什么胡思乱想。他就只是觉得那个地方很神奇,就像一个只有王嘉尔一个人懂的朝圣地。

女孩子们在聊最新开播的综艺节目,男孩子们在聊世界杯里大爆冷门。王嘉尔这儿插一句,那儿接一句,怎么都显得心不在焉。

远远望见暖黄色的灯光 透过咖啡店的玻璃。巨大的墨绿色美杜莎死死地吸住王嘉尔的目光。

一点点走近。

王嘉尔的心在那一刻猛地颤抖。

他又看到那个人了。那个人今天穿了长袖T恤,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抽烟,他坐在台阶上的样子,更像是在等待谁。

终于清楚地看到了他的五官。比雕刻出来的玩偶还要精致,鼻梁,眉骨,无论哪个细节都惊艳得不可思议。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到了王嘉尔,眼眸好像忽地有了些明亮。也可能是灯光正好打在脸上,王嘉尔不敢自作多情地想。

紧接着他不紧不慢地起身,拍了拍牛仔裤上的灰。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定在路边。

这时王嘉尔正好路过他的面前。

两个人都直直地望着对方,可王嘉尔没有停下,毕竟同行的大家都在往前走。

就在王嘉尔要走远的时候,那个人忽然抓住他的手腕。王嘉尔踉跄了一下,被他拉过来。


“段宜恩。”

那个人叫段宜恩。

他似乎也知道王嘉尔急着要走,所以并不打算给王嘉尔自我介绍地机会。只是抓紧一切时间倾诉他要讲的话,语速很快。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你,下次路过这里是什么时候?”

“怎...怎么了?”

“你让我心里有个数,我也不用每天都坐人家店门口。”

“你是为了见到我吗?”王嘉尔那一双小鹿般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如星辰的隐约泪光,如挑逗,如质问,毫不胆怯地望着段宜恩的双眼。声音虚弱颤抖,这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询问这种明明很顽皮很可爱的问题。他对于自己是否被偏爱,从来都没有可以拿来开玩笑的自信。


“不然呢?”

“为什么要见我?”

段宜恩对于他这个问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因为想见你。”

他的语气诚恳,真挚,还有局促和害羞。

让王嘉尔瞬间就想到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眼。或许就是那一个眼神,让王嘉尔眼里的他忽然变得温暖起来。



王嘉尔的鼻尖一阵酸。

同学们走远了,或许这样浅薄夜色中,很轻易就让他们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他又一次眼睁睁看着他们遗忘自己,久而久之,他都相信是因为自己太平庸又太好脾气了,所以总像透明人。

而就在同时,有一个男孩,握着自己的手腕。温柔地,真诚地说,他忘不掉自己,他想见自己。

王嘉尔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渺小如尘,还是重如泰山。

段宜恩顺着王嘉尔红着眼眶望着的方向看去,一群人打打闹闹,嬉笑着走远。

他毫不犹豫地把王嘉尔的脑袋捂在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紧紧地搂住他。


“你总盯着他们看干嘛,看看我。”



//

“你对我不是爱情,那只是...怎么说呢,是一时间冲动。这种没有任何预兆的爱情,太荒唐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星巴克的矮沙发上。段宜恩一边晃着手里摩卡星冰乐,一边听王嘉尔唐僧般说个不停。

“所以,你应该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哪里?你只跟我睡了一夜,根本就不了解我,不知道我这个人有多乏味无趣,跟我呆在一起有多无聊.......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愿意啊。”段宜恩的语气总是很自然而然。

“你没理解我的话。”

“我理解了。”段宜恩放下饮料,“你是在把我往外推,告诉我你有一大堆的不好,然后劝我离你远一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是来爱你的,我没有恶意,你为什么那么着急要赶我走?”

“因为我知道你迟早都会走,我还不如提前告诉你。”

段宜恩哭笑不得:“嘉尔,你的眼睛,总是看着那些不好的人——你为什么不能看到那些眼巴巴想爱你的人?”


王嘉尔忽然抬起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

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在偷偷爱你,保护你,把你当成他唯一的珍宝。

段宜恩根本不是那天夜晚无理由出现在那里的小混混。

上高中的时候,段宜恩坐在教室的靠窗位置,每天都期待着邻班的王嘉尔路过自己窗边的那几秒钟。足以照耀他一整天的心情。

他知道王嘉尔有喜欢的人,而且好像还是就差个表白就能成的那种。所以段宜恩从来都不声张,他最擅长沉默和不动声色。

段宜恩是个聪明的人,他不需要四处打听,只需要观察和推断,就能了解王嘉尔所有的喜好和习惯。所以他的喜欢,只有他自己知道,孤单且全情投入。

后来上了大学,段宜恩和王嘉尔考进了同一所大学,不同专业。偌大的校园里 王嘉尔想要察觉一个默默守在自己身边的人就更难了。王嘉尔一直都是段宜恩世界里的唯一角色,而段宜恩却在王嘉尔的记忆里没有身影,充其量,也只是“那个人”。

他眼看着王嘉尔分手,分手后又被翻来覆去地纠缠捉弄。

段宜恩早就想冲到王嘉尔面前,告诉他 你不要哭啊 我爱你我爱你,我特别爱你。

但是王嘉尔每次和前任再见面,都让段宜恩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现身的必要。如果他还是满心爱着别人,如果这场分手只是小情侣间的情趣,很快就会重归于好,自己又何必冠冕堂皇地让他为难。


当王嘉尔迂回地犹豫时,在他从未注意过的地方,有人随着他的一举一动,欢喜悲伤。


那天段宜恩也是碰巧,路过那家餐厅,看到王嘉尔和前任在吃饭。双方都穿得挺正规的,段宜恩猜这顿饭,要么是和好的,要么是散伙的。

无论是哪种,都让段宜恩感到胸口闷疼。

和好,段宜恩不甘心。

散伙,段宜恩又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而懊恼。

他真的是碰巧坐在那里。

碰巧遇见了王嘉尔。

有了接下来的事。


而段宜恩这些天每天都坐在星巴克等,却没有主动去找他。其实还是怕打扰他。

他有多喜欢王嘉尔,就有多害怕成为他的负担。

他想,如果王嘉尔也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大概还会再路过这里吧。

当王嘉尔再一次出现,两人望着对方,段宜恩深深地凝望着他的眼底。忽然就有了勇气说这些事。

他知道,王嘉尔 爱那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而自己,只是暗恋着高中校园里隔壁班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孩,爱到了现在。

相比较而言,明明就是王嘉尔荒唐草率。

他现在居然还来跟自己分析利弊,段宜恩实在是不能忍。



//

“听懂了吗?”段宜恩喝了一口饮料,太甜了,要不是因为王嘉尔,他可能到现在都只喝冰美式。“我喜欢你很久了,比你想象得久多了。所以那些话对我不管用的。”

“我还以为...都不会有人喜欢我这种.......”

“你这种可爱又温柔的男生?”

王嘉尔本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又被段宜恩这一句,逗得想笑。

“知道吗,你要多看那些爱你的人。”

“比如说你那个室友...还有我,我很爱你。”

“不要总是在意那些不好的人和事情。”

“我比他们长得都好看,你多看我。”


“切,是有多好看...”王嘉尔忍着笑意故意说。

“非常好看吧!”段宜恩故意扬着声调,“你还不是对我见色起意了?”

王嘉尔把脸扭过去,耳垂泛红。


//

相遇要感谢上帝。

但是爱你这件事,是我命中注定。



评论

热度(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