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Take My Hand /上——伉俪Bnior

实名嗑爆打call

♡九西也:

//《超时空同居》梗

//伉俪




这是时间的一道小小的裂缝。

对于浩瀚无垠的宇宙来说,它微弱得不值一提。时间奔腾向前,不同时空的人们都在日复一日的流转当中,慢慢向前翻滚成长。这一道裂缝,让原本遥不相干的两辆时间列车,发生了一点意外的碰撞。


对于繁华热闹的城市来说,它干扰不了城市继续高速旋转上升,直冲云霄。任何人,任何家庭的悲欢离合,都无法影响大环境的精致外壳。俯瞰世界,睥睨众生,它不在乎谁与谁相爱了,谁又捧着满怀的心碎入睡。它永远优越 高傲,永远有人腆着笑脸 服务它越攀越高。

对于被裂缝正好卡主的那两个人来说......

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

“名字。”

“林在范。”

“年龄。”

“24。”

“学历。”

“你查户口呢?”林在范烦躁地一撩头发,掐着腰转身背对着那个人。

“嘿,我这还没看你身份证呢!”那个人揪着他的衣服,哒哒哒地跑到他面前,强迫他直视着自己。

“凭什么你审我?我还要审你呢!”林在范不甘示弱地指着那个人的鼻子,“你!名字!”

“朴珍荣...诶明明是你跑到我家来的,你还有理了?”

“你好好看看,这边是我家!”林在范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气急败坏地指着已经一片狼藉乱得一塌糊涂的房间。



现在这间狭窄的公寓以一种很尴尬的状态破碎拥挤着。准确的说是两间房子,被野蛮地怼在了一起,互相要把对方吞噬,但是力量相当,所以就彼此摧毁。最后只留下地板上张牙舞爪的断裂痕迹,还有两面完全对不上的墙,屋子里就像经历了一场地震似的 无比糟糕。

他们无法平心静气地进行谈话,所以无法冷静的分析出来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但是他们最后不得不达成了共识:林在范,生活在二十年前,也就是1998年。朴珍荣,生活在现在,2018年。

林在范24岁,是一个只能自娱自乐的原创歌手,只有他自己相信自己是歌手,其余没人搭理他。

朴珍荣26岁,是一个永远被退稿 永远被挖苦,没出过一本书的作家。只有他相信自己是作家,其他人都觉得他只是个段子手。

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接受这一切,不是在做梦。那扇一分为二的门,从林在范家的那一侧打开,外面就是20年前的世界。

街道窄窄的,街边的小卖部里摆着玻璃瓶装的汽水,透明的盒子里装着各种颜色的泡泡糖。老板娘坐在店门口的小板凳上,拿一把大蒲扇,扇起风的时候 头上新烫的卷发一起一伏。自行车拨弄着清脆的铃响,少年人背着书包欢快地行使过大街小巷。

从朴珍荣的那一侧打开,就是现在的样子。

都市,时尚,现代,每个人都步履匆匆的。汽车的尾气一浪高过一浪,自行车电动车毫不关心交通规则地横冲直撞。不远处是一夜间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 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蛊惑人心的刺眼光芒。


林在范和朴珍荣站在贴满小广告的走廊上,朴珍荣指点江山般给他介绍现在时代的模样。林在范就像个原始人一样,表情愣愣的,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半晌,林在范干涩地问道:“现在还有卖糖人的吗?”

“什么?”朴珍荣皱着眉头看他,“就是那种 景区门口才会卖的糖人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以前我家楼下有一个阿姨,推着小车卖糖人的,特别甜,我超喜欢...我刚刚看了一下,怎么2018年.......”林在范说着说着好像自己意识到了什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喃喃自语道,“也对,20年了,阿姨可能已经......”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朴珍荣不想让话题变得这么伤感,赶紧制止住那个20年前的人感慨世事变迁。林在范也很识趣地不再说下去。


他们关上门,把两个世界都挡在外面。

叹了口气,然后面面相觑。

朴珍荣挑着眉毛望着林在范:“现在咋办?”

“还能怎么办?凑合住呗。”

“谁要跟你凑合住啊?这还能住吗?你最好赶快搬走。”

“为什么你不搬?”

“我没钱。”

“我也没。”

对话陷入僵局。

林在范感觉到朴珍荣在咬牙切齿,朴珍荣也能看出林在范破罐破摔的架势。

到最后,朴珍荣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长叹一口气,好像下定决心放下了血海深仇似的。

“凑合就凑合!”

反正大家都是凭本事穷的,谁怕谁啊!


//

他们俩就开始了这样没头没脑的同居生活。朴珍荣是标准的当代职场人士,每天早上七点半慌张地起床,洗漱之后 嘴里叼着一片面包就去挤地铁。有时候去公司,有时候跑去各种出版社死缠烂打。

林在范呢,每天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就背着自己的吉他去1998年的世界里四处瞎逛去了。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朴珍荣有时候很羡慕他,同样是穷,人家可比自己悠闲多了。


赶到公司的时候,朴珍荣得知自己又被无情拒绝了。

这是朴珍荣第n次被退稿。

他看着对方寄来的信,语言很客气委婉,但是还是能明显察觉到对方话语里的一丝丝讽刺和嘲弄。仿佛朴珍荣花了好几年写出来的东西,想要发表简直是痴心妄想。一文不值的东西,就请以后不要再打扰出版社了。

朴珍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是最靠角落,离窗户最远,采光最差最阴暗的地方。他把那封信 一点一点地揉皱,再慢慢用力把它攥成小小的一团,直到手微微颤抖。没有弄出一点动静,生怕声音大了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还要装作满不在乎,笑嘻嘻地自我调侃:“这不长眼的公司又退老子稿。”

他不想笑,也不想自嘲。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兴奋地尖叫。

“啊!出版社太有眼光啦哈哈哈哈!我的第四本书!”

朴珍荣疲惫地抬起眼睛,看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女孩,正激动地手舞足蹈,逮着人就拥抱。大家也都很凑热闹地围过去,或真心或假意地表示祝贺,叽叽喳喳的真让人心烦。朴珍荣把脑袋又垂下去,不想掺合进去。

“珍荣!哈!就剩下你我没有拥抱!”

刺耳的声音越来越靠近,朴珍荣刚匆忙起身,自己就被用力拥抱了,一股过浓的女士香水味扑面而来,呛得他一阵头晕。

“加油啊!”她拍着朴珍荣的背,“其实我就是运气好啦,真想把我的运气也分给你一点...”

“呵呵呵呵,谢谢你。”朴珍荣干巴巴地笑着,浑身僵硬地等她松开自己。然后再目送着她屁颠屁颠地扭回自己的位置上。

心里默默念叨: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憋着那一股子闷气,坐下的时候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他心烦意乱地整理着桌子,把书啊本子啊一股脑地摞起来,推到桌角。一张便签纸不知道是从哪里掉出来的,朴珍荣拿起来看。

紫色的便签纸,上面用黑色马克笔大大地写着:“2020年之前一定要出一本书!!!”
那三个感叹号也是真实存在的。朴珍荣想笑,自己究竟是有多乐天派,才能给自己立下这种心酸的Flag。

他盯着那张纸看了很久,然后把它顺手贴在了电脑边,就当是自我鼓励吧。


朴珍荣从来都不相信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他觉得自己能为了所谓梦想一路死撑着坚持到今天,已经很了不起了。可能真的如她所言,运气太差了,碰不上好的时机,等不来一个机会。偶尔朴珍荣也会这样灰心丧气,但是他总归是相信努力才是硬道理。所以他咬着牙不知道第几次打开那个快要烂掉的文档,开始了新一轮的修改。


而几个小时之后,他不得不相信,自己可能真的很倒霉。

刚出公司突降暴雨,朴珍荣只能淋成落汤鸡在雨里狂奔。地铁站里异常人山人海,他等了三班列车了,硬是一辆都没挤上。

好不容易进了地铁,一路被挤成相片。出站之后,迎面一辆闪着大灯的汽车 漂移着从自己旁边炫酷驶过,溅了自己满脸满身的泥。

当他无法想象自己还能多惨的时候,双肩包上的挂坠扑通一声掉进旁边的水沟里。


所以当林在范看到自己这位新室友推门进来时的样子,是他浑身滴着水,还带着泥点子,手里攥着一个脏兮兮的挂坠,活脱脱一个小可怜。

“天哪,你怎么啦?”林在范出于好心,赶紧问他。

“你说呢!你看不出来啊!”开口就一点也不招人心疼了,凶巴巴的,吼得恨不得把人给生吞了。林在范本来朝他这儿走过来的,一听这语气赶紧停下了脚步,他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你说我怎么遇见你之后第一天就这么倒霉啊?以后我还要不要活啊?”朴珍荣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咄咄逼人,在公司一整天也没见他抱怨过这么多话,现在就像停不下来了似的,拿林在范这个初来乍到的原始人当撒气筒。

林在范也不是很好脾气,只是一想到2018年自己可就44岁了,怎么说也是个前辈吧,算了算了,不和小孩子计较。


自从朴珍荣进家门之后,他对林在范那毫无依据可言的指责就没停过,就连洗澡的时候都在浴室里继续喊话。林在范把耳朵堵上还是能听见他一惊一乍。

洗完澡之后朴珍荣气势汹汹地推开浴室的门,却看见林在范就站在门口。

“啊你个变态你站这儿干嘛?”

“你一直骂我,打扰我创作,还不如就听你骂,站这儿听得清。”

林在范面无表情地说,朴珍荣怔了一下,迅速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干咳了两声,从他旁边挤过去,还不忘念叨两句“无业游民就是闲。”


林在范无奈地耸耸肩膀,跟了出去。朴珍荣坐在沙发上擦头发,林在范凑过来,坐在他旁边、变戏法似的把一个小小的糖人聚到他面前。“吃吗?”

“吃,干嘛不吃。”朴珍荣一把接过来,塞进嘴里。

这就是林在范爱得死去活来的小糖人啊,其实就是甜腻腻的焦糖味 模样也长得不是很精致。但是当它在朴珍荣的口腔里缓缓融化的那一刻,朴珍荣还是感受到了一点宽慰。无意间看到了林在范期待的眼神,他似乎在等着朴珍荣做出什么评价。

朴珍荣咂咂嘴巴,认真地说:“太甜了。”

“没有啊!我觉得刚刚好啊!”

“噢,那大叔您可得小心高血糖。”

“叫什么大叔啊?你可比我还大两岁呢。”

“2018年你都44岁了,这还不大叔啊?”

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

静默地盯着对方,几秒钟之后一起笑了起来。

“其实,还挺好吃的。”

“对吧!”林在范脸上露出一种小孩子才会有的骄傲笑容。

“诶,你说我这还比你大两岁呢,你是不是得叫我哥啊?”朴珍荣眨着眼睛用手肘怼怼林在范的胳膊,全然没有刚才的易燃易爆。

“休想。”

“切,小气鬼。”




TBC.

评论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