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侏罗纪世界丨暴虐迅猛龙X小萝莉梅茜丨布鲁X欧文 】Give me a hug

澜夜雪:

*跨越物种的爱❤(亲情/友情/爱情 请诸位自己下定义吧!)
*OOC预警!对暴虐迅猛龙、梅茜的基因有私设!
*两对人物,两条线并行,1~3是基于电影,过后都是瞎几把放飞自我~
*如有bug欢迎指出!


 


 


 


 


 



1.
漆黑的地下室,迈尔斯和另一个男人的脚步声还在靠近。


梅茜惊慌地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往后退。


直到后背抵上一个坚硬的东西。


梅茜犹疑着回头,赫然看见一双金色的竖瞳,在黑暗中如同幽暗的冥火。


笼子里那个巨大的生物俯视着梅茜,伸出笼子外的利爪悬停在她面前不到五公分的位置,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梅茜几乎是在一瞬间尖叫着往回跑,身后也响起了那个生物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至少是让任何人类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叫声。


 



——————————————————————————


 



尽管已经多年未见,布鲁对欧文仍然保持着绝对的信任。


在中枪的那一瞬间,她并没有选择去攻击离她最近的欧文,而是选择了欧文身后的那个人。


那个最有可能威胁到欧文的人。


她凶残地撕碎了敌人,却在倒地前的一瞬间,讨好般地舔了舔欧文的手心——就像被驯服的小狗那样。


她还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叫唤。


不同于以往需要投喂,需要陪伴,亦或是表示悲伤、痛苦的声音。


欧文试图去听清,去理解,她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2.
那个巨大的生物叫做暴虐迅猛龙,她结合了暴虐龙和迅猛龙的特点,是一种被人为设计出来作为“杀戮机器”的新型混血龙。


体型介于暴虐龙和迅猛龙之间,全身为深黑色,有背刺,身侧还有两条金黄色的条纹。


真正令人恐惧的是,她不只拥有一身惊悚的外形,还拥有超高的智商和异常灵敏的嗅觉。


梅茜宁愿自己不要知道得这么详细。


可是刚刚被那只暴虐迅猛龙一路狂追时的零距离接触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如果还有机会活下去,这大概会是她今后永远都甩不掉的梦魇。


此时的梅茜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思考这些问题。


她躲在自己的小床上瑟瑟发抖,把被子盖好,努力抑制着呼吸,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那只暴虐迅猛龙还是找到她了。


梅茜看到了窗外那个巨大的影子,一只尖锐的利爪轻轻地拨弄着对于她来说过于细小的窗拴,显得格外地有耐心。


窗子最终被打开了——在没有被破坏的前提下。


那只暴虐迅猛龙首先把脑袋探了进来,然后是整个身体。


梅茜缩在床上一动不敢动,但是这无济于事。


她知道她在那,于是她走了过去。


暴虐迅猛龙停在了梅茜的床前,她并没有一巴掌拍碎面前的小床,也没有一爪子撕碎她唾手可得的猎物。


她只是低下头来,嗅了嗅她的味道,然后露出了一个勉强类似于“笑”的表情。


暴虐迅猛龙低低地咆哮了一声,梅茜脸色煞白,以为自己终究还是逃不过了。


却见欧文突然出现在门口,给了暴虐迅猛龙几枪,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


暴虐迅猛龙把目光转向欧文,怒吼着向他扑去。


 



——————————————————————————


 



在经历了差点被“女儿”咬死(看起来有可能)、被大剂量的麻醉直接毒死、被岩浆熔化、被路过的龙吃掉、被逃命的龙群踩死等惊险刺激的人生过后,欧文总算是把他的宝贝女儿——迅猛龙布鲁从那座孤岛上救了回来。


但是布鲁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重伤,被拴在车厢内,血流不止。


欧文心疼地按住她的伤口,摸着她的脖子,安慰着她。


布鲁身上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但是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使得她不时地被动清醒几秒。


伤口还在往外喷血,布鲁又一次疼得清醒了过来。


她微弱地呻吟,欧文去听,还是没听清。


眼看布鲁逐渐虚弱,女医生下了命令,欧文立刻动身去取血。


哪怕这个任务的难度丝毫不低于给霸王龙拔牙。


直到鲜红色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输进布鲁的体内,她痛苦的神色终于少了几分。


布鲁似乎是醒了,又似乎没醒。


她又低低地叫唤了一声,欧文凑过去,本能地给了她一个拥抱。


布鲁眯着眼睛,发出了表示满足的声音,在欧文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3.
不知道那群疯狂的科学家为了填补基因缺陷时给布鲁用上了什么生物的基因。


这直接导致了这只混血迅猛龙的自愈能力十分强悍,第二天被运到实验室时身上的伤基本上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欧文和暴虐迅猛龙的战场已经从梅茜的卧室转移到了房顶上。


欧文已经没有子弹了。


赤手空拳对付暴虐迅猛龙,恐怕刚会说话的小孩都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千钧一发之际,布鲁从暗处一跃而上。


尽管她的体型比暴虐迅猛龙足足小了一圈,但是气势却毫不逊色。


布鲁狠狠撕咬着身下那只拥有黄色条纹的暴虐迅猛龙的脖颈,仿佛是在宣示她作为“原版”、“母本”的尊严。


暴虐迅猛龙也丝毫不惧,两条龙缠斗在一起。


 


可惜赝品终究是赝品,混血也没能拯救她悲惨的命运。


那只暴虐迅猛龙被布鲁压着从房顶上坠落,就像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样,被展厅中央的三角龙化石头骨贯穿了身体。


直到暴虐迅猛龙没了动静,梅茜才敢从几乎完全成为废墟的天窗上往下看。


十分意外,又或者毫不意外地,她看到了那双金色的竖瞳,正直直地盯着她。


此时的暴虐迅猛龙应是死透了,她本不该有任何情绪了。


但是梅茜感受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受到了那只拥有金色条纹的暴虐迅猛龙的情绪。


那是一种委屈到骨子里的悲伤。


 


 



4.
梅茜做下了那个影响全人类的决定。


她放走了恐龙。


至此,人类地位由曾经的食物链顶端被推下,正式进入了一个新的“侏罗纪”。


在这之前,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暴虐迅猛龙的尸体不见了。


那么大的一只,突然就消失了,展厅里的化石头骨上还有她干涸的血迹。


已经被氧化风干成了黑褐色。


不过就连霸王龙都已经重获自由了,再多失踪一只恐龙人们也不会再有多少情绪波动了。


——因为全世界都已经疯了。


 



从那过后,梅茜几乎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


梦的主角毫不意外地是那只暴虐迅猛龙,内容却不是她张开血盆大口异常惊悚的样子。


而是那天她看向她时,悲伤的眼神。


 



——————————————————————————


 



这是欧文第一次开口请求布鲁。


他请求她留下来。


然而布鲁终究还是长大了,她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宝贝了。


她长成了一个勇猛的少女,她能用自己尖锐的利爪还有聪明的头脑保护自己了,她也有她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布鲁头一次拒绝了欧文,她回头恋恋不舍地看了他几眼,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从那过后,一向睡眠质量极佳的欧文常常做梦。


梦里,他的好姑娘答应了他。


她留了下来。


就像小时候那样,白天她和他一同嬉戏玩耍,晚上她蜷缩着睡进他的怀里。


 


 



5.
梅茜知道自己是个克隆人,是她曾经外公的女儿的复制品。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基因并不纯正。


当初那位洛克伍德小姐走得太突然,科学家们所能提取的东西并不多。


于是他们给她补了一些其他基因进去。


梅茜出生时跟平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没有任何异常。


于是科学家们也顺路完成了他们自己的秘密研究——论人类基因与恐龙基因的兼容性。


与此同时,暴虐迅猛龙DNA的组建也到了最后关头。


空缺的部位只剩一些他们觉得无意义的序列,于是,顺手借鉴了一下隔壁那支试管。


 



梅茜每晚的“噩梦”还在继续,却不知不觉地多了些内容。


半夜醒来,梅茜只觉得头痛欲裂。


很难得的,这次她没有忘记“额外的梦”。


她回想起她最初见到暴虐迅猛龙的时候,回想起暴虐迅猛龙翻窗进入她房间的时候。


梅茜突然就听懂了暴虐迅猛龙那声叫唤的含义。


“Give me a hug.”


原来她从来都只是在向她诉说她的请求。


一个尚且在可以接受范围内的,小小的请求。


她从来都没有想要伤害她。


 



——————————————————————————


 



最近,欧文常常会梦到布鲁小时候。


当那条拥有蓝色条纹的漂亮的迅猛龙幼崽高兴的时候,她通常都会发出一些愉悦的叫声。


欧文养了她许多年,他知道她每声叫唤想要表达的情绪。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布鲁会发出一种特定的叫声。


它大致可以归类于“愉悦”的范畴,不过似乎不太精确。


但是那声叫唤足够独特,独特到欧文能够单独分辨得出。


在布鲁离开过后,欧文总是会忍不住地回想最近那次遇到布鲁时的细节。


就像用0.5倍速慢放曾经七刷过的电影,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然后欧文后知后觉地发现,那晚布鲁受伤时迷糊的轻唤还是那一句。


随后他做了什么?


他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她就安静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的含义。


“Give me a hug.”


动物行为学家欧文把这句话认认真真地记进了日记里。


 


 



6.
梅茜最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又或者哪里都不对。


渐渐地,她能毫不费力地跑完她曾经最头疼的长跑;她能不用打手电筒走夜路就看得清清楚楚;她能徒手掰断制作模型时用到的钳子;她能在教室里闻到几百米外食堂做的菜……


她甚至还能听懂路上偶尔路过的一对翼龙的闲谈。


梅茜洗澡时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觉并没有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梅茜洗完澡匆匆穿睡衣时,脆弱的布料却猝不及防地从背后被撕成了两半。


梅茜在镜子前缓缓转过身,赫然看见脊柱上端几枚不起眼的透明鳞片。


梅茜伸长了胳膊才触碰到它们。


锋利的边缘在指尖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美丽,危险,并且致命。


 



——————————————————————————


 



欧文研究动物行为学研究了大半辈子,却不能解释自己最近那些愚蠢行为的意义。


起先,他在给自己建造的小木屋里特地留了一个房间。


他在里面做了布鲁最喜欢的窝,抓来她曾经最喜欢玩的那些小虫子,还放了她最喜欢吃的食物。


过了一阵子,欧文又把中间的隔板拆了。


他把留给布鲁的那个房间和自己的房间打通了。


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睡的床给拆了。


他躺进他给布鲁准备的那个大大的“窝”里。


——现在成了他给他自己和布鲁准备的窝了。


欧文总觉得自己快疯了。


 


 



7.
又是一个无星无月无风的夜晚。


梅茜坐在窗台看着不远处的森林发呆。


这注定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梅茜摸着手背上的鳞片默默地想。


梅茜就这么坐着,一直到深夜。


然后她听到了一声久违的呼唤,远远地传进耳朵里。


她抬起头,看到森林边缘,那只每晚都会在梦境里出现的暴虐迅猛龙正站在那里,远远地凝视着她。


金色瞳孔定定地看着她,穿过重重夜幕,远远地映着她的影子。


梅茜没有再犹豫,从十几米高的窗台跳下,向着森林奔跑。


“Give me a hug.”


那只有着金色条纹的暴虐迅猛龙再次向梅茜发出了请求。


这一次,一整条龙都跪伏到了地上,她为她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梅茜颤抖着手,轻轻摸了摸暴虐迅猛龙的头顶。


暴虐迅猛龙安静地眯了眯了眼睛,露出了一种与她外形不符的温顺表情。


梅茜深深地被眼前这只暴虐迅猛龙所吸引。


黑暗中,她能清楚地看到她健壮的体格,锋利的背刺,美丽的金色条纹,以及那双堪称惊艳的竖瞳。


梅茜把自己态度的转变归咎于基因——她们有着本源性的相互吸引力。


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致命的,吸引力。


但是此时的梅茜不想去想,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轻而易举地用刚刚变异的指甲撕碎了身上的衣物,然后伸开自己布满鳞片的双臂抱住了暴虐迅猛龙的脑袋。


怀里的庞然大物发出了一般只有幼龙才会发出的愉悦叫声。


然后她缓缓站起身来,学着梅茜的模样,举起前爪轻轻搂住梅茜瘦小的身躯。


梅茜回应了金色暴虐迅猛龙的爱意,她闭着眼睛回抱了她。


再睁开眼时,只见两双金色竖瞳,穿过重重夜幕,划破了黑暗,点燃了星空。


 



——————————————————————————


 



欧文独自躺在“双人窝”里的第N天,小木屋的房顶猝不及防地被掀了。


深夜,欧文是被冷风冻醒的。


大概是哪只不长眼的翼龙又调皮了吧?明天又得修房子了好烦。


欧文迷迷糊糊地想着。


他摸索着想要起床,却意外地在身旁摸到了另一个生物。


布鲁紧紧蜷缩着身子,动作小心翼翼,生怕压到欧文。


然后她转过头来,用她已经不算动听,甚至可以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低低地叫唤。


“Give me a hug.”


欧文没有犹豫,将她紧紧搂进怀里。


 


 


 



END

评论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