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如昵称。修炼+修仙小窝。

#侏罗纪世界#布鲁X欧文#夜视相机和笼子#

啊我死亡!虽然我这样很变态但是我就是超喜欢傲娇暴力daddy issue萝莉Blue!吹爆太太

MRT:

*所有的动物行为学内容都是臆想。


*父女向和cp向(?)








    事情有的时候总是出乎意料,比如克隆人姑娘按下了释放所有恐龙的红色按钮,让这些大型动物从房子里一哄而出,瞬间就完全脱离了掌控;但是又总会有一些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必然性,比如万能又高效的人类在两周之内就把逃脱的恐龙抓了回来,虽然没能避免造成不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至少在未来,这些侥幸存活的恐龙们又能成为摇钱树或者是别的什么了:这需要继续做冗长的决议,提交数不清的草案。


    但是所有的这些欧文都毫不关心。他已经厌倦了琐碎又肮脏的事情——所以他叼着牙刷在清晨急躁地哗啦哗啦翻报纸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就知道布鲁没被这帮混球抓到!”


    他含含糊糊地冲着在餐桌上的克莱尔大声嚷嚷起来,嘴里的牙膏沫都喷到了纸上。








 布鲁的名字意思是忧郁的,而且她还是不折不扣的实验室产物。不过这似乎丝毫不影响她积极又活跃的性格,或者拥有这类爬行纲掠食动物普遍不太有的情感能力。欧文深刻地知道他和这只迅猛龙之间存在着某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联结,而这种神秘的联结绝对不同于饲养员和他带大的动物宝宝那样——相比也就半条胳膊长、满地乱跑的小布鲁,他更喜欢她成熟的样子:身体强壮,敏捷又狡黠,挥舞着令人不安的利爪,缩成一条细线的黑色瞳孔嵌在深黄色的虹膜里,微微偏头看向你。虽然大布鲁已经不再会像小时候那样凑过来用脑袋蹭他了,但是她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却让她更具有吸引力。


    他记得自己曾经告诫过自己,不要跟这种变温*爬行动物产生太多的感情,不过后来他甚至都忘了是什么时候,这种暧昧的关系已经变成了众所周知的心照不宣的东西。


    和一只恐龙的暧昧关系?


    欧文清楚地知道自己第二次回到努布拉岛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原因”,因为让他能再次他上那片土地的唯一官方且正当理由就是布鲁。他在听到克莱尔说布鲁还活着的时候就立马动心了,只不过他没表现得太明显(或者准确地说表现出了相反面)——直到他回去忍不住又看了几遍那几只迅猛龙小时候的视频日志之后,这种无法克制的登上努布拉岛的冲动就驱使他早早地上了飞机。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让欧文更加确定自己对布鲁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相对地,他也确信在这只雌性恐龙的认知里,自己也绝对不只是驯养员或者饲主而已。


    这只迅猛龙对自己的信任可能是几年前在努布拉岛面对暴虐霸王龙的时候被固化了。


    当丢掉武器去给布鲁摘脖子上的夜视相机的时候,欧文就做好了被她一爪子按倒的心理准备。但是她并没有那么做,甚至被暴虐霸王龙抡到墙上之后还义无反顾地冲上去继续跟体型相差数十倍的敌人撕扯。欧文不太清楚那是不是因为他——这样想显得有点自作多情——但是他宁愿相信是这样的。


    直到后来他更加确信了。


    侏罗纪世界没出事儿之前,那个新人从横梯上掉进迅猛龙的地盘的时候欧文就曾经紧急告诫过警卫人员,如果在他面对迅猛龙的时候他们使用了电击枪,那么这群恐龙将不会再将自己的信任交付给这个间接造成伤害的人类。但是当布鲁在丛林里狠狠地挨了一发麻醉弹的时候——她理所应当地可以将其怪罪给欧文,但她并没有那么做——她选择继续相信他,甚至继续为他而战。








    跟踪恐龙事件的记者详细报道了这两周以来捕捉恐龙的成果,以及特别强调了布鲁。他们花了将近两周的追踪却每次都会晚她一步——这只智力高超的迅猛龙似乎把人耍的团团转,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类居住区有过布鲁的目击者。她选择远离人类,这是不被反咬一口的最佳选择。


    “天啊。”


    他已经快要把嘴里的白色泡沫咽完了。


    “不愧是……”欧文想要用的词是“我的姑娘”,但他临时改口了,“我训练的最棒的迅猛龙!”


    “好吧,欧文,看在布鲁的份上,”克莱尔端着一杯果汁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先把你的牙刷完。”


    “当然。”他挥舞着手中的牙刷,向卫生间走过去,“这事我能吹一辈子——克莱尔。如果他们来找我,我绝对不会帮他们找布鲁的!”


    克莱尔喝了一口橙汁,听着他的声音渐渐变远:“真的?如果我们拿下了这个项目呢?”


    “你们?”欧文打开了水龙头,“你们的那个什么恐龙保护小组吗——我说我绝对不会帮他们的。”


    “我听不到你说话,”克莱尔提高了音量,“水声太大了。”


    “我说我可不会帮他们找布鲁。”


    “什么?”


    “我不会找布鲁的!”




    显然,欧文说的话不总是完全符合自己的心意。在看到报纸报道得知她没有变成笼中囚徒的下一秒,欧文就已经在想象他再次遇见布鲁的潜在可能性有多大了。虽然在洛克伍德大宅的时候布鲁拒绝了欧文的邀请,但他知道这种相见总是不可避免,就像是他们之间的某种情感联结就是存在一样,不论是第一次在努布拉岛她追着自己从林子里回到了园区中心,还是第二次在努布拉他幸运地找到了她:欧文总觉得某种程度上跳出来见他是她自己的意愿,就像是个吓人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一样。


    欧文知道自己某一天肯定会再次看见布鲁身上独特的蓝色条纹,耳朵里灌满她阴阳怪气的低吼,脸上扑来她的气息;那双熟悉的、属于远古爬行动物独特的漂亮眼睛盯着他的时候,他还能立马辨识出里面藏着的情绪——作为动物行为学家他为此相当自豪。


    但是说实在话……欧文·格雷迪也没曾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状况。


    某天他刚刚在木屋外面搭起篝火堆(克莱尔的两个侄子坚持要到他们新建的房子来玩),正准备回到屋后去找引燃物的时候,听到小仓库后面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和——他相当确信——来自迅猛龙的低吼声。期初欧文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幻听了,所以他直接亮起了手电筒,没想到光束不偏不倚地打在一只巨型远古猛兽身上,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哦靠!”欧文大吼道,哆嗦了一下把手电筒直接甩了出去,后者翻滚了两圈停在了对方的爪子旁边。


    这只动物显然更快地冷静了下来,意识到那只是自己前训练员搞的名堂,这里没有任何人或事能威胁到她,或者是他的生命安全。


    灯光从迅猛龙的下方打上来,虽然阴暗,但是她身体侧面独特的蓝色长条纹能够被辨识得一清二楚。欧文大张着嘴,不可思议地僵在那喘息,甚至忘记了眨眼;他扫视着她,确认了一遍又一遍,面前的确站着一只活生生的迅猛龙,并且那的确是布鲁没错。


    “天啊,布鲁。”欧文高扬起眉毛摇了摇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回应他的是一阵叽叽咕咕的声音和试图靠近他的脚步。


    “喔。等等。”他退了半步举起手掌停滞在半空,“布鲁……你是意外跑到这儿的,是吗?”


    “你不是来找我的……是不是?”


    “停在原地”显然是个让布鲁不那么乐意的命令,即使如此,她依旧选择了遵守。她于是停住了脚步,用那双在灯光下缩成细线的瞳孔盯着欧文。


    然而后者则开始自乱阵脚了。他先是看着她开始不停地眨眼睛,然后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不…你确实是来找我的。你看——布鲁,你甚至愿意遵守我如此无理的命令。”他接着放下了手臂,向前探了半步,继续摇着头自顾自地说话。


    “你自由了,布鲁,你懂吗?”他冲着她耸耸肩,“你的脖子上没有我可以卸下来的夜视相机,那边也没有笼子等着你钻,更不会有麻醉弹和手枪——你是自由的。”


    一阵沉默。欧文因此可以仔细地听她的喘息声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行为学家终于得以问出了他最渴望的问题,因此如释重负。虽然他明确地知道,对方永远不可能给他答复。


    布鲁微张着嘴,露出一点点牙齿的轮廓。她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呼吸声音均匀,脚趾也没有敲打地面——她一切正常,甚至都不太具有攻击性。欧文尽量冷静地用职业素养试图分析这只迅猛龙的状态和潜在行为倾向,以此来压制自己过去摸对方的脑袋的冲动。下一秒,欧文注意到了布鲁在身后躁动地摆来摆去的尾巴,这无疑瞬间暴露了她的心情。


    不过欧文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布鲁以惊人的速度朝他走了过来,把脑袋紧紧地贴上了后者下意识抬起的手掌。


    比她矮上一点的人类此刻因为紧张和惊讶而心跳加速,用僵硬的指尖摩挲着她覆着鳞片的有点微凉的皮肤表面,以一个混杂着欣喜和不可思议的扭曲表情看着对方。


    “你吓到我了,布鲁。”欧文心有余悸地笑着说,“好吧,过来,姑娘——你想让我仔细地检查你的状况吗?”


    他抬起另一只手试图摸她的时候,迅猛龙敏捷地从他的掌控区域挣脱了,向后跳了半步,甩着尾巴,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怪里怪气的吼叫。


    “又怎么了——?”他朝她笑起来,理所当然地靠过去抬起手来抚她的脑袋,“过来。”


    但是布鲁猛地对着的手做了一个啃咬的动作,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嘴闭合时造成的微风。


    “噢!”欧文大叫了一声,毫无防备地被吓得向后猛缩回手臂,接着拿到眼前确认它的各个部分都还在。然后天赋异禀的动物行为学家就意识到了刚刚只是布鲁佯装的攻击,她没想过要咬掉他的手臂——那只是吓唬他玩的,因为如果真的如此的话,他现在早就抱着胳膊痛苦地满地打滚了。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这种适度的提醒还是挺有帮助的,明白他们之间悬殊的实力差距至少让欧文记得对方实际上是一只迅猛龙,而不是一位挑染着蓝色头发的调皮姑娘——虽然这么描述也挺确切。


    “别……不要,再,那么做了好吗,布鲁?”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插着腰摇了摇头,“你成功地吓到我了——满意了?”


    布鲁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真的吗?你不同意?”欧文笑着质问道,“你是要不同意你的alpha说的话吗?”


    布鲁威慑性地向前靠近了一点,俯下身来用嘴顶着他的肩膀,逼迫他后退。


    “哇哦。”欧文顺势扶着她的脸颊向后迈步,他能感受到她鼻子里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和下颌上,“我的姑娘翅膀硬了。”


    她似乎不满地发出了低吼。


    “好好,一直都硬。”欧文笑着拍了拍布鲁的脖子,一只手摩挲着她的头顶。


    布鲁转转眼睛看向他,然后用牙齿尖轻轻咬他的衣服。布料绝不是恐龙的利齿的对手,他的薄帽衫因此被划开了几道口子。


    “不乖!”欧文立马把她的脑袋推开,指了指她大张的嘴,“不许这么对你老爸的衣服。”


    对方不出声,只是眨着眼睛盯着他看。接着又把脑袋凑了上来。


    欧文闷哼,笑着又一次试图推离她;然而在和这只迅猛龙打闹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脸惊诧地站在自己左边不远处的克莱尔。她看起来应该是刚看见这一幕不久,大概只是觉得欧文去屋后拿引燃物的时间太久了过来查看一下,没想到正好撞见——自己的男朋友衣衫不整甚至还有破损地跟一只跟他关系暧昧的迅猛龙玩闹。关键布鲁在公众视野中已经消失甚久了,克莱尔立马想到,她能找到欧文大概不是什么偶然。


    “布鲁?”


    “克莱尔……?呃,你是什么时候……”欧文有点猝不及防地僵在了原地,还保持着推布鲁的脑袋的动作(后者当然已经听到动静而进入警觉状态),“呃…这是…你知道布鲁的。”


    “是……的。”克莱尔看起来也有点震惊,她选择站在原地不靠近,“这确实是不折不扣的突发的意外状况了。”


    “是……啊。”欧文看了看布鲁,后者状态平静,可能有点好奇地在盯着克莱尔看,“你能自己去…拿一下引燃物吗?”


    “当然。”她抬抬眉毛,“时间留给你们——虽然我觉得有必要作出一些针对性举措。


    欧文点了点头,撇撇嘴,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迅猛龙。


    沉默许久之后,接着他朝她伸出手去,后者配合地侧头贴上了他温暖的掌心。然后欧文踮起脚尖亲了亲布鲁的脸。


    “好吧,总之……


      欢迎回来,我的姑娘。”














—FIN?—








纵使再神通广大,布鲁也显然无法理解人类的亲吻行为,于是她把亲吻单纯地变为了舔舐来加以模仿。

评论

热度(378)